库哈斯:智慧城市虽叫“智慧”但

2015-04-26 17:04 来源: 后城市
浏览量: 收藏:0 分享

智慧城市1.webp.jpg

福斯特设计的苹果公司总部,在库哈斯的修辞中,就是法拉第之笼

智慧城市2.webp.jpg

法拉第之笼

  “我对智慧城市的见解”,库哈斯于2014年9月在布鲁塞尔高阶论坛会议中关于智慧城市的发言。以下段落中,库哈斯问及到底什么东西使城市变得“智慧”,并再次论证对智慧城市和政府来说什么关键。

  智慧城市,虽叫“智慧”但注定很蠢

  我听了这些在智慧城市领域专家讲话后,有一种沉重的感觉,因为城市原本是建筑师的天下,但是现在,我不得不说,这些人已经创造了他们自己的领域。这种话语权的转换,以一种非常聪明的方式呼唤着更智慧的城市——以及,召唤了智慧,便注定了我们的城市有多么的愚蠢。确实有一些关于智慧城市的看法会特别有批判性;但是最终,我们非常清楚建筑师必须要和那些数字领域的人合作。

  建筑学曾经是关于如何创造社区并努力使其具有代表性的学科。自从市场经济在1970年代末获得了成功,建筑学就不再能够表达公共价值,取而代之的是私有方面的价值。这一切均在同一种体系中——¥€$体系——它已经入侵了所有的领域,不管我们是否需要它。这个体系对城市的影响巨大,同时也左右了我们理解城市的方式。城市将安全与安定作为卖点,这使它变得特别没有冒险精神,一切都能预知。综合来看,当市场经济在1970年代末占据主导地位后,建筑师就停止撰写宣言了。在发展中国家城市物质爆发性增长的时刻,我们停止思考了。城市在停止思考城市的时刻胜利了。“智慧”城市走进了这个空缺。但是作为一个商业运作的公司,你的工作确实正在改变城市自身的定义。或许“宜居”——平的——在我们的想象中比如温哥华、墨尔本甚至珀斯这样的城市正在代替传统的大都会,这一切并不是巧合。

  末日的说辞

  今天,智慧城市运动是个非常拥挤的领域,因此,运动中的人们正试图去定义他们能够避免的多样性灾难。气候变迁的效应,人口老龄化和基础设施,水和能源供应,这些都被定义为智慧城市需要解决的问题。末日的景象被管理起来,并且由以传感器为基础的解决方案来缓和。智慧城市的说辞依赖这样的口号——“修好泄露的管道,拯救百万人”。所有东西都能拯救百万人,不管这些问题有多么微不足道,仅仅只是因为受着监控系统的尺度。商业动机侵蚀了它本应服务的对象……拯救城市,也许我们应先摧毁它……

  看一下智慧城市呈现给我们的视觉语言,它是非常典型的,过分简化、充满着儿童化的圆角、还有靓丽的色彩。智慧城市宣称要服务的市民被当成了婴儿。我们被喂食着各种城市生活的符号,被各种无害的装置整合,逐渐粘附在各种令人愉悦的图表中,在这之中,人们以及商业可以被越来越多的服务所围绕,它们不断制造着控制力的泡沫。为什么智慧城市只是改善呢?侵越的可能性在哪里呢?与其丢弃百年来累积的城市知识,我们更应该探究的是,要如何用过去时代的知识去看待“智慧”。

  如果市长统治世界

  智慧城市运动关注的焦点是近期的现象,即超过50%的人口居住在城市里。因此市长被当作了客户目标或者说智慧城市的发起人。市长们特别容易受智慧城市说辞的影响:当一个智慧的市长特别吸引人。《如果市长统治世界》,这本书提出了一种世界范围的市长议会。

  这种说辞的汇集——“智慧城市”,“创客阶层”,以及“创新”——正在为巩固产业制造一种越来越强的理由。如果你从智慧城市的控制室里看,就像IBM的Rio de Janeiro,你会开始疑惑你到底在控制什么。

  舒适、安全、可持续

  因为智慧城市运动宣称是无政治意义的,我们也就有必要问一下在这些贩卖进步的背后的政治。一种新的三位一体正在运作:传统欧洲价值中的自由、平等、友爱已经被21世纪的舒适、安全、可持续所替代。它们正主宰我们的文化价值观,在这之中根本无法出现革命。

  法庭

  智慧城市中的关键元素是汽车。它正装备上越来越多复杂的监控装置。一方面,这些装置改善了司机的行为,而另一方面,它也创造了高度的监视。公众难道会欢迎这种高度的监控系统吗?说服不了我。我希望汽车不是法庭。

  法拉第之笼

  过去两年里,我们和哈佛GSD一起审视了建筑的元素——比如墙、地板、门、天花、楼梯——试图看一下他们是如何在当下的运动中演化的。如果说城市逐步成为全面的监视系统,那么房子就会变成一个自动的响应单元,它会充满各种装置:比如面对自动窗户,你可以开启它,但只能在一天中特定的时间开启它;比如安装了各种传感器的地板,会记录人的垂直或水平方向的位置,也不知道是什么理由,它都会记录;空间不会被全部的加热,取而代之的是它会用传感器追踪人的轨迹,并将人置入一个发热的防护盾中。不用多久,一个法拉第之笼就将成为所有家庭必备的东西——一个安全的空间,虽被传感器包围,但在这笼中,我们却能逃避传感器及其侵犯。

  政治

  如果科技公司创造的环境条件,能够提供一种瞩目的模型去定义一个城市将会怎样,那么智慧城市这个词从修辞角度来看会更具有说服力。但是如果你看一下硅谷,会看到最伟大的数字领域创新却制造了空洞乏味的郊区环境,并且越来越排外。科技的泡沫与公共气场绝缘。令人惊讶的是,数字化运动正在我们自家门口遭遇抵抗。智慧城市和政治正在背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里成长着。两者的重整合绝对是非常关键的。(文:库哈斯  译:本当无人)

标签: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