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学山:关于智慧城市发展的八点思考

2015-12-01 18:07 来源: 国脉智慧城市网
浏览量: 收藏:0 分享

    本文系工业和信息化部原副部长、中国信息化百人会学术委员会主席杨学山先生在2015中国智慧城市发展年会的演讲稿,国脉智慧城市网编辑整理完成,内容未经本人审核。

  演讲实录:

  尊敬的来宾,大家上午好,十分高兴参加2015中国智慧城市发展年会,也感谢会议的主办方给我一次机会把最近一个阶段关于智慧城市的思考与大家分享。

  今天参会的智慧城市甲乙丙三方都有,甲方就是城市的领导,乙方是智慧城市建设和运营的企业和单位,丙方就是专家、智囊团和咨询机构。如果我们把大家心里面想的"智慧城市"加起来,把我们今天在几百个城市开展的智慧城市实践加起来,我们可以看到,实质上一个城市里面所有的经济社会发展、城市运行、部门管理、政府服务、百姓生活所有的方面都已经有了。所以,智慧城市是个十分广泛的课题,它不仅是具体的智慧应用,如智慧交通、智慧医疗如何实现,还包括战略、规划、体系架构等内容。今天的报告我从八个最顶层的角度来介绍我对智慧城市的一些思考。

  第一点:智慧城市战略规划一定要和城市现代化战略规划高度全面的融合。这个理由很简单,我刚才说过智慧城市已经实现了城市发展的所有方面,那么智慧城市如果和城市现代化还是两个孤立的东西,我们把智慧城市作为城市现代化的一个子类那就"不好看"了。如果说智慧城市的发展还像原来那样--比如说从交通信息化到数字交通再到智能交通--这样的思路,用IT的思维定式来和业务结合的角度已经不够了,所以我们需要从两个角度去看,我们只要讲战略、讲发展、讲方向、讲规划,那么智慧城市一定和城市现代化紧紧融合在一起,而不是像我们过去一样,反复出现的"两张皮"现象。所以,不论是我们在座的甲乙丙三方的任何一方都要参与,这也是我下面展开系列内容的最重要基础。

  第二点:我们每一项智慧或智能技术的应用和发展都要和它对应的事物紧紧的融合在一起。如何使得我们智慧或智能技术的发展和城市本身的发展融合起来,我们还是要落实到具体行业上面,以智慧交通为例,我们的交通是从交通信息化到数字交通再到智能交通一步步走过来的,但是在那个时候,我们考虑的是交通的一个局部,我们把交通里面具体的事情通过信息化手段来体现,但这样不够,为什么说不够呢,当我们从城市现代化的角度来看交通问题的时候,我们需要解决的是物流和人流问题,即人的出行和货物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能够有最好的办法来实现,这是城市交通的本质问题。如果说智能交通是服务于人的出行,人的出行能够实现我们任何人从甲地到乙地的最优化路径,这里面问题就来了,第一个问题是从甲地到乙地最优化是你自己拥有车吗?是你一定要坐公共交通还是一定要通过滴滴、UBER来完成吗?所以我们要想的是,对于城市,特别像北京这样2000多万人的大城市,智能交通需要考虑的是一次出行如何最优化实现,而不是说我们交通部门谁来管什么。所以当我们和城市现代化的目标结合起来谈智能交通的时候,一定是这样来考虑问题。所以才有今天的互联网+、大数据等使交通更优化。百姓出行需要落实到每次出行,但是这还不够,我们要想的是人的每一次出行如何最优化,不能局限于局部。今天中国关于交通有几个大的数据,一是空驶率是40%,实际上可能更大;二是物流在供应链环境中本身是否为最优化,甲地到乙地再到目的地是否拐弯,将空驶率和路径的优化加起来才是物流的优化,所以当我们今天讲智能交通、物流的时候,只有将我们的运输能力、道路的能力、货物从甲地到目的地的最优化,人流和物流的最优化加起来才是"智能交通"。

  第三点:智慧城市要率先"超越城市"。即使我们今天不讲智慧城市,我们城市的发展都已经超越城市的物理空间,京津冀现在是讲的最热的,然后我们再展开到长三角、珠三角,我们中原的几个城市,实际上都在"跨越城市",不仅是说经济社会管理,连人也要"跨越"。我们在座的人如果需要就医,在异地可以通过我们供需系统和合作医疗系统进行治病,这样的事情在今天不是很难,我们今天出去希望我们的市民卡到哪都能刷,但现在做起来很难。所以,智慧城市我们要率先超越城市,实现跨城市的经济活动、人的活动以及整个社会管理,它的本意应该是这些活动延伸到哪儿就应该跨越到哪儿,而这件事情谁来先做,智慧城市先做!

  第四点:智慧城市的基础是什么?就像社会发展一样,一个城市的现代化水平高不高,我们首先看它的基础设施,所以当我们说智慧城市作为现代化城市发展到当前阶段的一个特征来说的时候,这样的一个发展阶段,它的基础设施是什么,所以我们要构建CPS导向的新型城市基础设施,CPS的概念现在无人不知,但CPS到目前还是画的一张饼,即它还是理论概念而没有变成现实,但是我们真要走向智慧城市,不说别的,就说智能交通的物流和人流,每一次出行每一次物流都能优化,今天的基础设施不行,这个基础设施我主要说的不是硬件,因为物理的基础设施很难改变,比如大家今天到北京说北京的交通不好,你能说北京的道路不好吗?不能这样说,所以我们需要有新的基础设施--就是CPS导向。CPS如何理解?第一:我们对物理的空间先不变,叠加两样东西,一个是信息空间,高主任(编者注:中国互联网协会副理事长高新民)在以上讲的数据,我很赞成,我们的城市除了物理城市以外还有数据城市,这个数据城市不是泛在的自然存在的数据,而是已经收集整理和城市各个主体连接起来的数据化城市,这是信息空间,然后再上面是根据信息反馈来优化决策,所以这三样东西完成以后,我们城市的运作就完全形成了新的基础设施。所以CPS大体上就是这样三大块,如何根据上面的两块来对物理基础设施在可能的条件下进行改变,因为实际上信息空间和信息空间之上的决策空间如何对下面的物理空间进行优化,物理的优化是有限的,不能说想开条路就开条路,但上两个空间是可以改变的,所以我们说我们要朝着CPS这方面来构建城市发展下一代基础设施。

  第五点:回归到IT领域,我们需要很好的计算资源。我指的计算资源是泛指通讯化连接、软件等,我们对计算资源的利用不仅要走向云还要超越云,我始终说云计算对中国今天的计算资源和计算服务来说还有着较高的门槛,我们现在跳一跳还够不到,但是我国发展的加速度很快,需求极其旺盛,所以我们要通过比较短的时间能够够到云和超越云,云计算有两个根本的东西,一是计算资源对着需求去优化,这不是僵化优化,而是动态优化;二是使今天的应用和未来的应用能够通过云平台快速实现,而不是一个一个应用通过复杂的过程来实现,这是云计算的两个本意。我说超越云计算,是指我们真正走向CPS的时候,云计算是CPS的主线,是CPS之前的发展阶段,所以我们向CPS走的时候一定会超越云计算,使得计算资源和各种应用之间已经连接起来,这是计算资源的发展方向和体系架构。

  第六点:计算体系架构固然重要,但信息体系架构更重要。高主任刚才说的目标十分重要,就是我刚才说的要构建信息空间,来有一个虚拟化的、数字化的程序使得我们相应的城市主题能够透过它代替连接物理器来实现真正的优化,这个基础是信息的体系架构。要从一个一个具体的事物中把信息收集起来,组织好、建设好,能够构成一个真正反映城市的存在活动的体系。所有的发展里面最困难的就在这里。当我们把这个构建起来后,这个城市变也得变,不变也得变,但是构建起来是复杂的。复杂事物需要分解,既是从具体事物开始,我们一个个智慧应用,智慧医疗、智慧电网、智慧交通等每件事情按照确定的要素来把信息进行收集、组织和建设,然后我们在云或者超越云的大的数据平台上来把这些吸纳进来,这样我们一个一个在发展的过程里面城市在一步步丰满,当我们要给这个东西做顶层设计是可以的,但是一定要做到,这个东西是不完善的,是需要在实践过程中不断丰富的,换句话来说,今天我们任何一个人想要把顶层设计立马说出来,这是不科学的。科学就是我们要有个顶层框架,然后下面不断汇集,但在汇集过程中根据实际不断修整,而不是根据先拟的东西来改变,这是方法论的问题。

  第七点:高度重视系统论和系统工程。系统论我理解为思想方法,系统工程我理解为工作方法,智慧城市无论是战略、规划,都需要系统的思想方法和系统的工作方法,为什么这样区分,因为今天系统论和系统工程大家都在用,但没有真正作为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在用。系统论作为思想方法,不论做哪一个,我们都要把系统定义出来,系统边界找出来,系统要素找出来,系统要素之间的关系找出来,把这些要素构成无形,为下面的工程打下基础,但现在很少有人下功夫把系统边界、系统要素等分析清楚,所以要把系统论思想方法牢牢的记在心里,有了这个,紧接着的具体工作就是系统工程,系统工程4.0:1.0是传统系统工程论,2.0是流程结构化,3.0是工具信息化,4.0是知识无线化,把2.0、3.0、 4.0合到一起就是系统工程,前提是系统工程的要素、边界、关系清楚以后,我们要通过数学工具构建模型,构建模型后就将流程信息化、工具信息化、知识无线化,知识无线化。为什么4.0这个极其重要,因为这不是成型有形的东西,而是系统相关主体的知识经验,这样的无形构建后需再优化。

  第八点:智慧城市、城市现代化要全民参与。这个问题很简单,当我们真正走向CPS的时候,我们不是直接的贡献者就是被动的利用者,我们只有主动参与才能使得优化能真正满足需求,而不是通过现有的工具被动地完成,所以当我们真正走向CPS,走向智慧城市的高级阶段的时候,我们每个市民的角色变了,城市管理的模式变了,真正做到市民得到实惠。

  讲了八点,其实就是三个方面,头三点是战略规划全局,中间三点讲的是顶层体系架构,后两点讲的是方法论。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标签: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