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铁:建智慧城市需政府提供数据和政策支持

2015-04-21 12:04 来源: 财经网
浏览量: 收藏:0 分享

  “2014年,我们城市化率达到了54.77%,每年进入城市的总人口2000万,我们整个城镇总人口达到7.9亿,这是世界上最大规模的人口城镇化进程,这是中国城镇化经验史无前例的。”4月21日,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任李铁在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主办的中国绿公司年会全会会场上做出上述表示。

  他认为,众多的人口导致了巨大的消费需求,因此,当前出现的问题肯定是结构性的问题,“这么多的人口,这么大的消费需求,我们能说中国在未来经济增长过程中面临严重的下滑吗?我们不认为未来的城市化发展会导致消费者需求会长期处于停滞局面。”

  李铁表示,要刺激城镇化所带来的消费需求应从两个方面着手,第一,通过改革,通过土改、户改、行政管理体制改革,释放钱袋的能力。第二,希望能够通过创新,来解决城市化发展可能带动的内在的需求。而所谓创新点在哪里,就在智慧城市。

  他认为,对于智慧城市来说,大数据是非常好的东西,但“现在放在政府手里,有几个问题我们有没有考虑过:第一,有没有足够的能力,运用这两个平台,大数据、云计算。第二,政府的日常工作需求,是不是要满负荷地保证这两个平台的运转。第三,现在我们地方债比较严重,有多少能力投入这两个平台。”

  因此,从政府层面来讲,李铁认为,政府管理一定要改善,一定要提升,目前有大量地碎片化数据,闲置政府里,没有得到充分的利用,但市场却对这些信息有非常充分的需求。如果把政府的这些城市信息数据向市场开放,则很可能就会使这些海量信息被市场充分利用。除此之外,政府也可以通过TPP的方式,把政府所需服务的一种从所谓的企业家,大数据的企业家,来进行回购,使我们政府的管理能够进一步提升。

  另一方面,智慧城市是一个综合性的概念,市场在此有着巨大的潜力待发挥,他举例,日本通过智慧城市的模式,来完成它低碳的目标,但是它整个城市,这个小城市,25000人的城市,综合配套管理,体现了跨界模式。集中各个行业的企业塑造智慧城市,最大限度地有效利用资源及能源。同时也改变了社区的服务方式,“不仅仅是我们一个家庭,一个社区带来变化,还能带来制造业的转型升级。”

  对于通过大数据平台建立智慧城市,李铁提出政府应给与以下支持:第一,政府应该开放它的信息数据平台,来在提升治理管理的需要的时候,来为社会服务。第二,政府应该对样板实施支持的政策,让我们在这种情况下更好的开放,实行智慧城市推荐,进行推广。

  以下为李铁发言:

  李铁:

  非常有幸能在这里谈一下城市化的问题,今天讲一下城市化可能带来的需求和智慧城市。这个数字2014年,我们城市化率达到了54.77%,每年进入城市的总人口2000万,我们整个城镇总人口达到7.9亿,这是世界上最大规模的人口城镇化进程,这是中国城镇化经验的史无前例。

  这个我不用PPT了,耽误时间,我直接说,城镇化涉及到几个亿人的问题,实际上我们在城里打工的2亿7,还有8000万的身口。这3.5亿相当于美国人口总和还要多一些。这3.5亿的人口和空间存量的变化,也会带来很大的市场需求。第三个从亿人的考虑,我讲的另一个亿人,就是高收入群体的亿人。经过有关方面的统计,我们18万8收入的人口,占11.3亿,7万9的人口占1个亿,还有人均收入4万5的人口,也占1个亿,我们达到中等收入的人口,也占3个多亿,相当于美国人口的总和还要多。

  这么多的人口,这么大的消费需求,我们能说中国在未来经济增长过程中面临严重的下滑吗?当前出现的问题肯定是结构性的问题,我们不认为未来的城市化发展会导致消费者需求长期处于停滞局面。

  如何来研究我们整个城镇化可能带来的消费需求,怎么刺激它的增长,中央大概有2个方面的政策,第一通过改革,通过土改、户改、行政管理体制改革,释放钱袋的能力。当然我们也知道,制定改革政策,涉及到利益的调整,恐怕遇到部门的、地方的、区域的各种利益关系的阻碍,这是积累了几十年的矛盾,主力化的矛盾。但是从另一方面看,我们也希望能够通过创新,来解决城市化发展可能带动的内在的需求。所谓创新点在哪里,就在智慧城市。智慧城市的概念,美国一个诺贝尔奖获得者讲过,21世纪美国的城镇化,就是最有力的增长点。高科技的城镇化的结合就是智慧城市,因为城镇化浓缩在一个点上。我们国家有2000万城市,这么多的城市,释放7.9亿的人口,它在智慧城市中发生什么样的作用,这和我们现在经济增长的结构,需求结构会发生关系。

  很多人看到,我们地产出现了问题,地产问题出现在哪里,同构性的扩张和复制,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但是不等于我们地产没有它的前景,因为毕竟未来几亿的人口。他都要在空间上发生变化,他的收入增长一定要决定着他在住房需求上,有一个较大的变化。但是变化在哪里,他和“互联网+”是什么样的关系,我们从智慧城市简单讲起。

  现在谈到智慧城市,很多政府非常关心,关心什么,关心这种新概念,恐怕很难想象会要引起新一轮的政绩工程。大数据是非常好的东西,现在放在政府手里,有几个问题我们有没有考虑过,第一,有没有足够的能力,运用这两个平台,大数据、云计算。第二,政府的日常工作需求,是不是要满负荷地保证这两个平台的运转。第三,现在我们地方债比较严重,有多少能力投入这两个平台。这是我们应该重视的问题,提升城市管理固然重要和我们现在的整个经济结构,和我们的能力需求也有必然的联系。所以我们反对各个地方政府大面积地推广所谓的智慧城市,来强调政府的投入。

  但是有没有发展的空间?政府管理一定要改善,一定要提升,它要大量地碎片化的数据,放到政府里闲置,没有得到充分的利用。市场对这些信息有非常充分的需求,如果把这两个结合起来,把政府的这些信息数据向市场开放,城市的数据开放,那么很可能就会使我们海量信息被市场充分利用。另一方面,政府也可以通过TPP的方式,把政府所需要服务的一种从所谓的企业家,大数据的企业家,来进行回购,这是我们政府的管理能够进一步提升,这是一个方面。

  另一方面,我们研究智慧城市,我们不能光强调所谓政府的作用,我们还要看到市场有巨大的潜力。而且智慧城市它不仅仅是某一个点,某一个碎片化的点,说一个卡,或者一个公交,自行车,自动的公交、自行车等等,它是一个综合性的一个功能,在市场化服务的充分的发挥,它也会充分体现在市区上。比如我们过去一个地产,平均每个地产项目150亩地,这150亩地里头,房地产开发过多地强调了视觉,到王健林这里头是开始综合体。还能不能发生新的变化呢,使我们居住的环境空间,通过智慧的方式,让我们在这里感受到低碳、方便、宜居。

  我们在日本开了一个会议,日本通过智慧城市的模式,来完成它低碳的目标,但是它整个城市,这个小城市,25000人的城市,综合配套管理,体现了跨界模式。跨界模式就是不动产为基础的25家大企业,共同塑造了这个所谓的智慧城市。它充分达到了体现能源、最大限度地有效利用这个目标。同时也改变了社区的服务方式。这25家大的企业里有什么?既有地产商为主体,同时有大型的电器商、设计商,和各种不同的制造业的设计商,还有金融、保险的参与。

  我们现在想,这么一个智慧城市,日本强调能源、低碳的目标,在中国我们可能是多重目标,既要解决能源、低碳、绿色的问题、紧凑的问题,同时要解决方便、宜居的问题。我们比日本互联网的发育好很多,我们在新的社区建造的时候,我们已经习惯了那种绿色空间,我们更多地希望我们在城市里生活更方便,可是智慧的东西,确实会让你很方便,是不是所有的家庭的收费的项目可以通过一卡通的方式,一个手机的方式,完全得到解决?所有的电器是不是可以统一到一个智能的控制中心来解决?所有市场化的服务,通过每个家庭的中心,通过控制解决。

  在这里不仅仅需要互联网的服务,这里需要软件软的东西,能不能在这里实现互联网软件和硬件产品结合?我们去年去韩国,韩国有一个松岛市(音),它通过有线网进行连接,但是它带动了三星的电子产业,在每个家庭、每个社区的控制变化,使我们每个的产品都得到一定程度的升级。

  当一个产品满足了你更多方面的智能的需求之后,它产生会自动的发生变化,这就是我们想到智慧城市,不仅仅是我们一个家庭,一个社区带来变化,还能带来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它根据你的需求反映变化,来提升家电制造的功能。而这个功能还要和社会服务的其他人联系在一起,地产业它所形成的社区模式,还可以在“互联网+”的基础上,加上金融服务、远程医疗服务、健康保险等各类服务。把市场化服务的所有内容,通过智能互联网的方式,和大型的电器制造商结合在一起,形成跨界的组合经营,形成我们新的地产模式,这就是我们对于社区这种地产化,带头的跨界组合的一种新的设想,这是我们所设想的一个智慧城市的模型。

  通过这个模式,来反推,建立一个开放接口,回到我们大数据云平台上,使得我们整个城市的各个社区,和整个城市的组织系统得到有效的连接,形成我们中国未来的可能的智慧城市的模型。我们现在已经在全国选了十几个样板城市,有一些大型的企业,互联网企业,也有一些大型的地产商,金融机构,纷纷加入到这个联盟,希望在这十几个城市做出样板。在这里我想说几句话,就是在这个过程中,政府应当给予什么样的支持,第一个,政府应该开放它的信息数据平台,来在提升治理管理的需要的时候,来为社会服务。第二,政府应该对样板实施支持的政策,让我们在这种情况下更好的开放,实行智慧城市推荐,进行推广。这个就是我们推进智慧城市市场化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目标,谢谢。

  马蔚华:

  谢谢李铁主任。下面我也请一个城镇化的专家,给你提一个专业的问题,这就是周教授,你给李铁提一个问题,3分钟的回答时间。

  周其仁:

  李铁是专家,如你所说,过去十来年,中国的城市化取得了很大的成就,高歌猛进,从好的一面来看,我们悠久的农业文明,现在撑开了一个城市的架构,但是还有另一面,我们修了不少大而不当的城市和城区,房子也卖不动,债务也到期了,人气不够旺。如果继续高速增长,延续过去的模式,这些问题也许容易解决,现在偏偏碰到下行,增长速度调下来了,融资的这个方式可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这个问题你有什么建议?

  李铁:

  这个涉及到我们现在的城市发展模式遇到了瓶颈,改革严重滞后。第一个,户籍人口不放开。第二个,土地管理制度严重滞后。第三个,我们行政管理体制存在很大问题。第四个,我们的这种政府主导干部政绩推动的这种利益机制,到现在已经走到了尽头。所以我刚才讲的是技术的创新模式带动需求,但是周先生讲的实际上是我们更多要通过改革,改革我是希望在尽快的时间之内,来把中央政府推出的62个新型城镇化试点,通过样板的方式推出,但是改革的步子,如果按照现在的做法,还进一步加大力度。(发言为现场实录,未经本人确认)

标签: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