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铁:城镇化大潮下的互联网经济重构

2015-01-12 14:01 来源: 城市中国网
浏览量: 收藏:0 分享

  12月26日,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任李铁在“连接一切,改变未来”——2014腾讯网(第三届)智慧地产高峰论坛主题演讲中表示,未来16年总计还要转移约6亿人口,这6亿人口的空间大挪移,一定会产生对住房的巨大需求,当前房地产出现的短暂的熊市,不等于未来房地产没有更好的发展时期,只是面临着结构调整。

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任 李铁

  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任 李铁

  李铁指出,谈智慧地产不能离开对互联网的分析。未来互联网用户将大幅度增加,互联网技术对城市治理、完善政府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水平、完善城镇政府科学决策机制、促进政府公共服务水平提高、完善社区服务和创建平安宜居的社区环境,以及对各项市场化的服务,影响巨大。

  李铁认为,城镇化和互联网的结合点就是智慧城市,连接点在于跨界组合。智慧城市建设应以市场化为主导,以新城开发为载体,以利益为纽带,创新社区开发模式,一开始就把智慧家居、智慧医疗、智慧健康等社区服务、政府公共服务以及市场化服务的所有要素植入到新城中,在跨界整合基础上推动所谓的智慧地产、智慧城市、智慧社区和智慧产业园区的建设。

  以下为李铁主任演讲整理:

  非常感谢腾讯邀请我来参加智慧地产的这个论坛。这和我们最近的工作也结合得非常紧密。今年11月7号,在国家发改委等25部委指导下,我们智慧城市发展联盟联合其他三家智慧城市有关联盟,在广州召开了首届中国智慧城市创新大会。我今天的演讲题目是:“城镇化发展大潮下的互联网经济重构——智慧城市建设”。

  城镇化大趋势下房地产未来看好、但面临结构调整

  谈到智慧城市建设,离不开房地产问题,特别是当前房地产可能要出现熊市的情况下。我从城镇化角度谈一下其对未来房产的需求可能会产生的一些影响。

  中国现在城镇化率是53.7%,过去的10多年,平均每年城镇化率增长1.3个百分点,每年有大约2077万人进入城市。按照这种趋势,如果宏观经济增长速度从7-8个百分点下降到6-8个百分点,未来每年还将有1000多万人口进入城市。从现在到2020年还有不到6年的时间,算一下应该还有1亿多人口要进入城市。如果再继续推算,到2030年经济还能保持5-6个百分点的稳定增长的话,那2030年城镇人口可能会达到10亿左右。

  统计表明,现在有约2.5亿农民工在城镇打工,但是没有享受到城镇的公共服务,同时还有7900多万的城镇间流动人口。未来16年还可能转移2.1亿人口,总计还要转移约6亿人口,这6亿人口的空间大挪移,要解决城镇户口,还有很多人从小城镇进入到大城市,这种空间的挪移一定会产生对住房的巨大需求。这个住房需求不仅带来量的变化,同时现有城镇人口也需要改善住房。我们与发达国家还有一定的差距,与德国、法国、日本和国际平均水平至少还有几个百分点的差距。

  从这些差距上看,从未来大量人口空间的变化来看,可能产生的住房刚性需求,会对未来房地产产生什么影响?从这个趋势看,我们认为当前房地产出现的短暂的熊市,不等于未来房地产没有更好的发展时期,只是面临着结构调整。

  互联网新技术对城市治理、社会服务和社区发展的影响巨大

  我们今天谈到智慧地产,不可能离开对互联网的分析。我们知道中国的互联网是仅次于美国在世界上发展最快的,它对我们每一个人的家庭生活、社会生活都产生了非常显著的影响。现在互联网用户已经达到6.32亿,城镇互联网用户是4.54亿,接近于4.8亿人的城镇户籍人口数,将来城镇人口还会有大幅度的增长,意味着互联网用户数会大幅度增长。包括几个方面:一个是手机用户不只局限于城镇里,已经覆盖城乡,13.4亿人中有12.56亿人使用手机;第二个,我们知道微信2014年底月活跃用户达到4.38亿,已经和户籍城镇人口数大体相当;再一个,新浪微博月活跃用户达1.67亿。我曾经跟新浪和腾讯的有关负责人讲过,这么大的互联网平台,但是目前并没有得到非常好的利用。在中国的城镇化大潮中,互联网可能和我们现在的“衣食住行”中关系更紧密的是“衣”和“食”方面,“住”和“行”特别是“住”的方面,互联网跟进得并不是特别快。我们研究未来互联网和城市的结合,智慧城市是一个最热门的话题。当然,这个智慧城市首先是由各级地方政府提出来的。

  近几年有了大量的会议,讨论互联网将对我们生活的城市产生的影响。首先是会对城市治理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大量政府官员无论是从腾讯还是新浪,都可以建立自己的微博账户,我们也看到信息反馈能力可以非常强。在某一地、某一时间点发生的事情我们瞬时就能知道,比如今天上午工体发生了严重的撞人事件,我马上就知道了。我们能够更迅速地了解信息,同时也提升政府在应急事件上的处理能力。过去靠电话、报警系统,达不到这种能力,现在互联网完全可以解决问题。

  第二,可以完善整个政府信息基础设施的建设水平。过去我们谈到基础设施建设,只是强调水、电、气,包括交通设施等。现在我们不得不注意到,网络信息基础设施的建设对政府来说至关重要。如果没有一个好的网络平台,所有的信息反馈、应急事件的处理能力就没有办法得到实施。

  第三,完善城镇政府科学决策机制。互联网不仅仅通过网络产生影响,还可以结合很多应用打造智慧城市的技术平台,比如GIS地理信息系统等。可是我们知道,在过去的城市发展进程中,出现了诸多的问题,包括严重的资源浪费,很多公共服务问题得不到解决,30多年来积累了大量的矛盾。人是受主观决策影响的。当然这是一个时代的产物,我们没有想到中国城镇化发展到今天这么快,没想到城市规模发展到今天这么大,已经有6个千万以上的超大城市,在世界上都是前所未有的。可是很多城市管理者的决策习惯还是沿袭自己过去的拍脑袋方式。如果通过互联网的影响,通过互联网的技术,包括GIS、大数据、云平台等技术,提高政府的科学决策能力,很有可能会减少拍脑袋决策造成的资源严重浪费。既有利于政府管理效率的提高,也有利于资源配置效率的提高,真正促进低碳城市的建设。

  第四,促进政府公共服务水平的提高。现在政府和社会的联系越来越紧密,社会上发生任何风吹草动都可以引起政府的神经紧张。可是政府也更需要把自己的公共服务更多的面向社会大众。现在有很多互联网的技术可以帮助政府简化服务程序,使社会大众在享受公共服务时更为方便。最近跟我们城市和小城镇中心合作的一些单位,正在全国的一些城市推进政府公共服务一卡通,“公共交通一卡通”、“便民一卡通”、“公园服务管理一卡通”等等。这些“一卡通”使老百姓在享受政府服务的时候,只要一张信息卡就可以解决诸多问题。

  另外,可以提升政府治理交通拥堵和雾霾等环境污染的能力。这次北京APEC会议上,大数据发生了作用,政府根据大数据提前预判某个地区、某些产业会造成雾霾,就及时根据这些科学信息出台了治理的对策,确保了“APEC蓝”。在治理交通拥堵方面,现在从出租车导航体系,到未来的北斗导航系统,这些互联网和新技术的应用一定会使我们的生活发生变化。

  第五,完善社区服务,创建平安、宜居的社区环境。互联网不仅仅在改善城市政府治理和管理方面会对我们发挥作用,同时也会从市场的角度让我们更好的享受这种变化,享受更便捷的服务。通过市场化手段向家庭提供更便捷的、舒适的、更智能化的应用,国际上已经开始逐步实施。我们国内也有一些地方在这方面进行尝试,但仅仅是尝试而已。

  第六,各项市场化的收费服务,能不能通过互联网的方式,变成一卡或者一个信息源来实现收费?如果实现了这一点,未来所有的社区,通过智能、互联网的方式,将使服务更加便捷化,这对整个社会影响非常深远。

  我们研究互联网、智慧城市的时候进行了国际比较,智慧城市概念是从国际引进来的,现在我们不能把智慧城市估计得过高,因为全世界范围内,成功的智慧城市也没有几个。我们所了解的,比如欧洲、日本、韩国这些国家,所谓成功的智慧城市模型基本是以高智能、高技术和低碳为主要目标,即怎么样节省能源、降低能源消耗。这是他们整个智能技术和智慧城市非常重要的出发点。

  我们认为,不能把智慧城市仅仅局限在低碳层面,我们现在老百姓的消费,现在的城市发展可能更多需要的是将方便和低碳相结合。我们怎么样在这种互联网大潮的影响下,无论从政府治理还是社区发展,以及社会服务上,能更多发挥互联网的作用,使我们更方便、更舒适地享受城市生活?这方面,中国有中国的特色,何况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速度远高于欧洲和日韩等东亚国家。

  智慧城市的连接点在于跨界组合

  连接点在什么地方?就在于跨界组合,形成中国特色的智慧城市、智慧社区、智慧产业园区。

  什么叫跨界组合?我们已经尝试了在一些社区单元、一些产业上实现了简单的跨界组合,但是如何在和地产结合的基础上实现跨界组合?我们还没有深度的探索。目前只能说是在某个楼宇实现了智能化的应用,和智慧城市、智慧社区、智慧产业园区距离还是比较遥远。比较国际经验的时候,我们感觉到跨界组合已经有了比较先进的经验。在日本,有的城市实现了以一个地产商为主体,来连接金融、保险、电商等,实现跨界组合的智慧城市。这种智慧城市对未来房地产和社区发展经营理念会带来一些根本的变化。

  我们在国内也开始了这方面的尝试,组建了智慧城市发展联盟,完全以市场化的方式推进智慧城市的发展模式。我们可以综合成诸多方面,比如怎么样促进社区的社交、商务平台?怎么样把保险、健康医疗和远程控制引入家庭、引入社区?怎么样在社区管理上、市场化服务上,甚至公共服务平台上实现云计算、大数据的管理?怎么样使社区和政府公共服务与市场化的服务进行对接?我们的联盟已经和一些企业展开合作,涵盖智能、地产、金融、保险、传媒等多个领域。当然了,我们也期望更多的企业加入这个平台,共同推进中国特色的智慧城市建设。

  我们的智慧城市建设,是从大城市入手,或是从小城市入手,还是从旧城入手?未来中国城市化有大量人口进入城市,不可能都进入旧城,因此新城会是一个载体。以新城为智慧城市建设的载体,就是一开始建设新城的时候,把智慧家居、智慧医疗、智慧健康等社区服务、政府公共服务以及市场化服务等所有要素植入到新城中,成功以后会对老城区的改善有一个映射的影响。

  第二,以利益为纽带,创新开发模式。我们不太支持太多的城市搞智慧城市建设,原因就是在政府推动下容易做成一种新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但有了利益的纽带,见效是非常快的。通过合理的利益分配,建立新型合作关系,这在日本有先进的经验。

  第三,房地产盈利模式从单次的销售变成长期运营服务收益的模式。房地产开发商什么时候能向城市运营商转变?什么时候能从“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短期建设者,变成城市长期的运营商和服务商?这恐怕需要我们认真探索,这也可以和智慧城市联结在一起。

  以市场化方式为主,推进互联网和城镇化的结合,这种智慧城市建设,我认为在中国特色城镇化进程中有非常重要的实践意义。我们已经在全国进行了一些试点,希望按照我们的模式打造中国特色的智慧城市样板。互联网发展的未来有无数可以想象的空间,在跨界融合过程中,还有很多需要进一步深入研发的过程。我们希望更多的互联网企业、房地产商和各行业能重新组合融合,在跨界整合基础上推动所谓的智慧地产、智慧城市、智慧社区和智慧产业园区的建设。这也是中国21世纪房地产发展,城镇化发展的未来,即从过去的房地产,从生态视觉的模式向未来的智慧模式转变。

标签: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