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 实现城市高质量发展关键在于激活生态自觉

2018-02-17 16:18 来源: 钦点智库
浏览量: 收藏:0 分享

  人与自然的关系是人类自古以来探讨的一个话题,如何处理人与自然的关系,如何理解和对待自然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人类社会发展的价值定位。近代以来,不论是黑格尔还是费尔巴哈,都没有意识到人类的实践活动将人与自然对立统一在一起,他们的抽象自然观中人与自然都是独立开来的,是对人与自然关系的片面认识,从而导致了工业文明时代社会发展的“生态缺位”。马克思的自然观坚持“现实的自然”的基本立场,科学地揭示了人与自然关系的辩证本质,主张实践是中介,自然是前提,人与自然辩证互动,强调应辩证地看待人与自然的关系。因此,我们应走出“抽象自然”的理论和实践困境,从“现实的自然”出发,理性地控制自然,做到人与自然“共生”。同时,理性地反思传统的发展理念所带来的生态影响,重新审视旧工业文明时期唯经济利益至上发展观的片面性,用科学的发展观指导人类改造自然的实践活动,进行文明发展的价值重塑,才能从“生态缺位”走向“生态自觉”,并通过构建环保型的生产体系、选择生态化的技术、建立低碳节约的生活方式等“实践觉悟”,切实地推进生态文明建设进程,实现人类发展与保护。

  新时代,发展仍然是解决中国一切问题的基础和关键。生态文明源于对发展的反思,也是对发展的提升、对工业文明的超越。正是从文明进步的新高度重新审视中国的发展,我们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突出地位,融入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各方面和全过程。它意味着将以更大的决心和勇气,重新协调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社会的关系,使我们的资源环境既能满足当代人的需求,又不对后代人的需求构成危害。尽管我们强调将生态文明建设放在“突出的战略位置”,但这与西方纯粹生物学角度主张的“零增长”,以及极端生态保护主义者主张的“反增长”不同,这是促进生态文明与经济发展实现良性互动的主张。一个最鲜明特征是,当代中国的生态文明建设是在生态自觉基础上主动推进的历史过程,它追求实现与物质文明、精神文明、政治文明的同步与协调。

  城市伴随着人类文明而发展,带来了丰厚的文明成果,吸引了大量人口。与此同时,城市化的进程也是人类对自然环境不可逆的改造过程。无论是哪个国家的城市,都不能幸免于此。在经济只够温饱的年代,人们对土地的利用野蛮粗暴,大刀阔斧地开山填海,铺平了城市建设的道路,也为此损失了无法估量的自然资源,同时出现的还有空气污染、水质恶化、水土流失、地质灾害等等威胁人类生产生活的副作用。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加快,城市发展和城市建设正在兴起一场生态变革,在城市建设中强化生态理念。

  纵观国内外城市建设历程,城市发展中的生态思想演进经历了四个阶段:生态自发、生态失落、生态觉醒和生态自觉。城市发展中的生态思想从生态自发→生态失落→生态觉醒→生态自觉的演化,反映了人对自然的关系从尊重顺应到控制征服到保护利用直至上升到协调共处的演进过程,是人类获得改造世界巨大能力时,谋求人与社会、人与自然共生和更加理想的人居环境的结果。生态自觉是当今世界共同的时代要求。树立生态自觉意识,已经成为时代赋予我们的非常紧迫的历史使命。

  中国的城市发展已经历过生态自发→生态失落阶段。在“生态失落”的传统城市发展阶段,人们只关注经济指标,而将生态指标排除在视野之外,也就是说生态环境因素迷失在城市发展进程之外。人们不仅忽略了自然生态系统的存在,仅仅把自然生态系统看作是城市经济社会发展的外部环境,看作是人类任意索取资源和排放废弃物的场所,是人类征服和改造的对象;而且还忽略了城市这个人工系统自身也应该具备像自然生态系统那样的自我平衡机制。城市发展中这种缺少对生态因素关注的现象,就是生态失落。城市发展理论和指导思想上的生态失落,导致了城市系统的生态缺失,使得城市成为经济上的明星,生态上的黑洞。

  生态是自然的状态,人类生存于自然环境中,有史以来就应是生态的和谐存在与发展。在农耕时代,人类虽然不自觉生态的价值与意义,却是敬畏自然,与自然平等相处而符合生态伦理的。然而,近代以降,人类的工具理性大加凸显,自然生态在城市化与工业化过程中遭受严重的破坏,人类也在破坏过程中觉醒生态的意义与生态责任的承担。经济学上有一条著名的曲线,叫做库兹涅茨曲线。这条倒“U”形曲线讲述的,是发达国家现代化进程中无一例外遭遇过的一段困境:经济越发展,环境污染越严重。今天的中国,正攀爬在这条曲线陡峭的上升区间。不必讳言,今天的中国,我们还未能完全摆脱很多发达国家经历过的“先污染后治理”老路。就在十八大报告强调“加强生态文明宣传教育,增强全民节约意识、环保意识、生态意识”的时候,中国已经进入公民环保意识觉醒的时代。把“生态”重新引入经济学,稳增长、转方式、调结构,实现尊重经济规律、有质量、有效益、可持续的发展,成为中国经济第一位的追求。生态文明建设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业,是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根本要求。

  21世纪是城市的世纪和生态文明时代。人居城市、可持续发展等崭新发展理念的形成和提出,“环境就是生产力,环境就是竞争力”观念的被认同,使得人们对所居住城市的要求发生了重大变化,对城市的功能培育提出了更新更高的要求。人类的文明程度越高,城市的驱动效应就愈加突出。当代城市观念将由单纯静止的自然优美环境进化为全面生态化,包括自然生态、社会经济生态和历史文化生态的综合动态发展。这标志着人类正迈入“生态时代”,城市发展开始走向生态自觉。

  生态自觉是指人们科学理性地定位人与自然的关系,并使其自觉地外化到立法、制度制定、日常生产生活等活动中,实现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身和谐基础之上的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生态自觉归根到底是人的自觉。人是个体性、群体性和类性的统一,因而生态自觉也具有个体自觉、群体自觉和类自觉多重维度:个体生态自觉表现为思想自觉和行为自觉,群体生态自觉表现为理论自觉、制度自觉和道路自觉,类生态自觉表现为人类整体化的行动。生态自觉是生态文明的重要标志之一。面对日益严重的生态危机,在全社会范围内形成高度的生态自觉非常重要。只有对生态问题的理性自觉,才能有对生态问题明确的、合理的认识,才能有生态文明的行为。生态自觉是建设生态文明的阶梯和桥梁。只有对生态问题的理性自觉,才能有对生态问题明确的、合理的认识;自觉的程度如何,生态文明的水平也就如何。工业社会以来全球生态环境的不断恶化及其全球化表明,只有全体社会成员积极发挥主体的生态自觉,经济、科技、法律和行政等手段才能有效发挥作用,实现生态文明才是切实可触的目标。

  中国的城市发展也正在经历从生态失落→生态觉醒的转变。城市发展中的生态觉醒,实质上是一场生态思想革命。它要求人们认识到:城市发展是以人与生态环境相互协调为宗旨,城市人工系统应该具备生态系统的调节机能,能够维护城市系统与生态系统的良性循环。面对城市化、人口、环境资源的巨大压力和严峻的挑战,未来城市发展也必将体现生态文明这一时代特征,只能走城市生态化发展道路。从生态觉醒到生态自觉所追求的城市发展目标是建设可持续发展的生态城市。生态城市本质是物质能量节用、低耗、再生、创造,环境生态去污、自净、循环、更新,城市自然化生态与现代生态化人居城市、外部自然环境系统有机融合,经济、社会、人文、地理、气候、环境、资源的全局性、整体性和谐;巨额经济价值利益创造和丰富物质资源财富再生,是生态城市构建的基础前提和战略转变方向。生态城市基本内涵是社会生态化、生态经济化、环境生态化、资源再生化、经济生态化、经济社会化。建设生态城市是城市发展变革的系统工程,也是走出“人类困境”,实现城市可持续发展的必然要求。如果说生态觉醒是城市发展中生态理念的提升,反映了人们追求生态美好城市的强烈愿望,那么要把这种美好愿望付诸实践,中国的城市发展还需要跨越从生态觉醒到生态自觉的阶梯。生态自觉是树立生态文明理念的本质要求,是推动城市生态化的必然要求,是推进城市生活方式生态化的内在要求。当然,生态自觉是一个艰巨的过程,我们人类只有在认识自己的基础上,才有可能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上确立自己的位置,之后经过自主的适应,建立一个大家共同认可的基本秩序和一套多种文化都能和平共处、各抒所长、连手发展的共处原则。

  (作者系中国城市管理研究院院长、研究员)

标签:

责任编辑:xuxiang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