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观点 | 杨培芳:信息经济学与新经济学理论革命

2017-12-04 18:53
浏览量: 收藏:0 分享

  11月23-24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北京国脉互联信息顾问有限公司联合主办的"2017互联网+智慧中国年会"在北京万寿宾馆召开,年会以"智绘城市 数造未来"为主题,以智慧城市、数字政府、互联网+政务服务、数据治理、信息社会等为主要内容,吸引了来自全国部委/省/市/区县电子政务、智慧城市、大数据主管领导、行业专家、企业代表、主流媒体千余人参会。

  在24日上午的"信息社会:现在、未来与行动策略--信息社会50人论坛专题"上,中国信息经济学会名誉理事长杨培芳发表了"信息经济学与新经济学理论革命"的主题演讲,主要阐述了信息经济学与新经济学理论的重要观点。

中国信息经济学会名誉理事长杨培芳

▲中国信息经济学会名誉理事长杨培芳

  一、新时代呼唤新经济理论

  新事物总应该有一个从糊涂到智慧的过程。1987年,30年前中国信息学会筹备会议在烟台召开,当时我和几个发起人在讨论究竟什么是信息经济学?有人认为信息经济学就是信息部门的或者信息企业的经济学,后来我和中国社科院的人讨论定义为信息时代或者信息社会的经济学,当时我们有一个预测,可能到二十一世纪上半叶信息经济学会成为主流的经济学。17年过去了,信息经济学还没有成为主流经济学,最近这两年不一样了,新经济来了,新经济有它的特征,它也呼唤新的理论来支撑,今天探讨构建信息时代新的经济模式。

  党的十九大明确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社会主要矛盾已经变成了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求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之间的矛盾。这个矛盾怎么解决?用什么样的理论来引导?

  21世纪以来,西方的经济理论从理论到实践都遇到了一些前所未有的难题,也引起了各位经济学者和一批社会学家的反思。

  最近马云提出大数据将来会召回计划经济,未来30年,计划经济越来越大,后来遭到了一些学者的反驳;刘强东说共产主义将在我们这一代人实现,它的标准就是全部国有化;不久前马云也提出来一个口号,阿里巴巴要做国家企业。

  2017年8月,我在经济学界一次关于"新计划经济"的评析会上提出:中国有必要突破计划经济和自由经济的二元语境,建立信息生产力时代的社会协同市场新经济模式。信息社会50人论坛多次讨论到信息化的问题,有的学术机构针对这个问题提出新经济理论能不能成为一个新的学科,今天就把这些观点报告一下。

  二、社会进入信息生产力阶段

  无论是西方还是东方都已经进入了信息生产力阶段。信息化从70年代开始,第一个阶段主要是计算机与通信的融合,产生了信息、交流功能;1995年以后网络交易兴起;2010年以后,除了计算机通信、内容、媒体之外,又加了一个控制,称之为协同好一点,有了新的特征,直接为生产服务。追溯到其它两次工业革命,蒸汽机革命开始并不是从瓦特蒸汽机开始的,在瓦特之前将近一百年就有了汽顶球玩具,炉子能喷嘴,有一个球在那儿转;电气革命的开端是莱顿瓶摩擦发电,最后有发电机,直接进入生产领域。反过来信息革命也是这么过来的,从电话、留声机,后来慢慢发展到2C、3C、4C再到最近的智能互联网,现在越来越多往工业、农业生产领域渗透。

  三、新型生产力催生新思想和新理念

  如果现在承认信息是生产力,三年前可能会有不同的看法。前一段时间,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网络信息是新的生产力。但是新的生产力需要新的生产关系和新的理论来描述它,为它开路,才能发展更好。但是有一些传统的经济学陷入了一个唯心,这个新理论、新理念怎么来的?他们认为为什么是这样,为什么要那样是理念的不同。如果没有社会实践,坐在书斋里是想不出来新理念的,想出来也没有什么意思。甚至有些人混淆科学与宗教的关系,宗教与科学是两码事,不要混淆起来。但是有的科学家认为科学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刚爬到半山腰,说释迦牟尼在那儿等着,早就上去了。实际上科学不断证伪,宗教是固定不变的,科学实践还是新的方式、新的理念和新的模式。

  在经济领域,有学者把我国的发展成就完全归功于思想和理念,不应该忽视中国的发展,为什么中国发展这么快?现实一是我国长期的计划经济造成的经济、市场饥渴,这是一个大的前提;第二个是我国技术和产业发展具有后发优势;第三个是适用这个阶段不太成熟的独特制度。

  实际上思想和理念源于社会实践。毛泽东有一首诗,"人猿相揖别,只几个石头磨过"。归根到底是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和思想理念,因为如果没有石头作为工具,人类跟猿类没有什么区别。

  四、人工智能+人文智慧=智慧社会

  人工智能加人文智慧才是智慧社会。反过来说,从IT到了DT阶段,将来从DT又要&T的阶段,是不是这种关系,不能下段论。无论叫信息社会也好,或者叫人工智能也好,用的都是硅基IT技术,是集成电路、光导纤维,仍然属于第三浪潮,真正的第四浪潮应该是以蛋白生命为基础的时代,还远远没有到来。现在这个概念比较复杂,有人叫知识经济时代,有人叫数字经济、联接经济、网络经济、注意力经济、创意经济、智能经济,现在叫智能社会,这些不是信息时代的子集就是信息时代的阶段性称谓,还没有脱离第三浪潮。如何区别他们之间的关系?主要是客观事物根据内部结构的多样性、差异化产生的不同的信号和符号,有模拟符号也有数字信号,自然信号是模拟的,这里面包含信息,信息里面又升华了知识,知识产生智能、智慧,智能的东西反馈到数字上面,又形成了新的知识。信息是负熵,或者是可传递的差异性。

  五、信息生产力促进十大领域变革

  信息生产力的内涵和外延。信息生产力是由信息或知识劳动者,信息技术和信息网络以及适应人们生产和生活需要的信息资源形成的社会化协同生产能力。它统驭现代能量和机械系统,组成信息时代的社会生产力。

  信息生产力促进十大领域的变革,包括农业生产精准化、工业制造智能化、城市建设生态化、交通物流实时化、地矿资源数据化、能源供需智慧化、闲置能力共享化、公共服务均等化、家庭生活便捷化、劳动就业高级化。共享不仅仅指闲置的东西,新的东西也可以共享;关于劳动就业,很多经济学者提出发展不能让群众都失业了,实际上不是真正的失业,只是人类劳动演化的转移。人工智能来了以后不一定会把创造性的劳动取代了,可能会产生新的职业,新的就业形势。

  六、用信息化之巧弥补工业化之拙

  中国的现实情况有一个工业化和信息化的关系问题。中国称之为两业融合,应该从工业化过渡到信息化,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到2020年,还有两年多的时间,我国的工业化基本实现,信息化水平大幅度提高,这是不同的阶段过程。中国在工业化领域有很多弱点,很难弥补,主要是精细加工和材料提纯。比如瑞士的手表,上世纪80年代我们进口了瑞士手表,全套零件运到北京来,带着瑞士的与上海修表厂组装师有同样经验的组装师,中国工人拧上的手表走不动,瑞士工人拧的手表走得比较准,因为这个力度、精细度非常严格。在信息化方面就不一样了,中国人对软件、硬件以及芯片的制造可能精细化仍然不够,但是我们有系统性创新,有设计,甚至有标准的设计,比如手机从1G、2G发展到5G的过程中,我国1G全部进口,2G有了一点波导,到3G不但生产制造,而且有了三大标准之一,到4G有两个标准之一,5G可能就只剩下中国人为主的标准,与物联网结合起来进入制造领域,中兴、华为号称进入了无人区。这个路子比较成功,信息化之强能补工业化之弱。

  七、工业思维不适用信息经济

  如何对待工业经济?工业思维不适用信息经济、信息时代,工业经济是资源独占的,信息经济是资源共享的,信息边际成本为零。很多人最关心的是提速降费,按传统工业经济的管理模式,提速降费不应该从这个理论上提出来。前不久工信部提出价格全部市场化,政府不管了,电信运营商有意见,直接找到李克强总理,李克强总理去视察,然后给了一些安慰,同时也给了一句话,必须提速降费。从工业经济成本曲线来看,越用成本越高,就像挖金矿越来越深,越费劲;信息经济用得多,边际成本为零,不增加成本。所以有不同的定律,新经济有三个定律:摩尔定律、吉尔德定律和梅特卡夫定律;互联网有三个精神:开放共享、扁平关联、协同互利。

  落后理念阻碍信息生产力发展。有人提出电子商务破坏了实体经济,无人工厂造成了大量失业,互联网正在摧毁中国经济,这些观点很像当年慈禧太后不允许铁路修到北京一样,否则会破坏了龙脉,这些观点也很像重庆当年做陪都的时候,有一部分坐轿子的遗老遗少,如果修马路弄得他们抬轿子不好走的,就鼓动轿夫闹事。

  八、需要新时代的经济学语境

  我们需要新的经济学语境,很多人一讲经济学就是西方的自由主义,一个是达尔文主义,一个是凯恩斯主义。西方语境认为,生产出来的财富就是劳动和资本共同创造的,后来不能自圆其说,又出来柯布-道格拉斯、索罗余值,索罗认为有三要素,有组织要素、科技进步要素。我认为三要素应该是劳动、资产、信息,财富=劳动 * 资产 * 信息。宇宙实际上只有三种东西是客观存在的,一种叫做能量,一种叫做物质,第三个就是信息,除此之外就没有基本的存在。现在可以证明时间和空间不是客观存在,只是物质运动的扩展性,只有信息是存在的,信息就是负熵。

  信息经济是普惠经济。近30年来主要的经济增长结构是所有的物质和能源都在缓慢地增长,而且价格也在上升,只有信息流量是下降的。如果按照电报一分钱3个字的价格计算,到2013年的电报应该是增长了80万倍,但是它的价格下降了3200倍。没有信息设备和信息服务,任何一个行业都不能实现边际成本为零的发展,所以要缩小不平衡,也只有靠信息经济。世界银行有一个结论,移动互联网比厕所和清洁用水还要重要。人与人之间的不平衡靠什么解决?网上有一个残疾人张攒劲说,只有互联网才能救残疾人。

  九、信息经济对传统经济理论的六个挑战

  信息经济对传统经济形成很多新的挑战,主要有六大挑战:共享经济对资源稀缺假设的挑战、信息价值对完全信息假设的挑战、互联网精神对理性经济人假设的挑战、平台经济对充分竞争假设的挑战、收益递增对收益递减的挑战、使用权(网络时代)对所有权(机器时代)的挑战。最重要的一点,西方经济学面对信息时代已经严重迷失,从科斯到张五常,甚至茅于轼也讲经济学帝国大厦高耸入云,但作为理论基石的经济人假设已经陷入了精神分裂,重新审视经济人已经刻不容缓。实际上现在很多企业家,并不是靠个人利益最大化做成这个企业的。曾经有一个人参加欧洲共产党的座谈,问谁是剥削阶级,他们认为除了个别小商店雇两个人还有点剥削,真正大的企业基本上都不存在剥削的问题,靠个人利益最大化形不成跨国企业,这个成为一个悖论。最重要的问题是西方经济学迷失了根源,从亚当斯密开始,所谓个体还原论就是每一个个体加在一起就是整体,是看不见手的,每个人都自私,都为自己,加在一起就是社会利益最大化,这个悖论是不成立的。新经济学正在兴起,还有很多论述,比如张曙光说,互联网、智能手机如此迅猛地在不发达地区和人群中普及,这种情况传统经济不可能出现,需要认真研究它的内在经济规律和机理。

  十、新型经济学正在兴起:社会协同经济

  在这种情况下要研究新经济模式,引用《信息时代三部曲》中的几句话,如果实行信息私有制和信息(政府)垄断,互联网绝不会有今天的发展规模和发展速度。我提出了社会协同经济的模式。人类社会网络演化的过程开始是一种中心辐射式,再到层级管控,现在越来越走向第三种--分布化的演化结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有必要遵循传统的语境,不是集中而是分散,要研究系统内部机理。

  社会协同经济的微观基础是社会化企业。与社会性企业很接近,它有几种标识,一个是基础设施,一个是新型平台,一个是不以营利为目标组成的组织和企业。社会企业也有人讲,发财了以后承担社会责任,要进入好人赚钱的时代,要互利才能够长久。我赞成这样的理念:我有利客无利,则客之不存;客有利我无利,则我之不久;客有利我有利,则客永存,我永利也!损人利己是恶人,专门利人是"圣人",协同互利是好人。

  推荐四本书:《网络协同经济学》、《挽在一起的手--协同互利新经济哲学》、《中国经济向何处去》、《共益企业指南》。

  最后希望大家记住四个关键词:信息生产力、互联网精神、协同经济模式、社会化企业。谢谢大家。

标签:

责任编辑:xuxiang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