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乐并存:智能手机如何能够改变一个国家

2015-09-21 09:09 来源: 虎嗅网
浏览量: 收藏:0 分享

苦乐并存:智能手机如何能够改变一个国家.jpg

  缅甸移动用户的数量在过去短短的五年里快速增长,从开始仅有的 50 万一直增加到 2200 万——缅甸人也经历了一系列震动,体会到了新技术所带来的所有便利和挑战。

  缅甸的电价低,经常出现供电短缺,互联网基础设施落后,这些情况意味着,智能手机用户的增长使得该国 5300 万人口中的许多人第一次认识了万维网。

  “去年这个时候,拥有一部智能手机还被认为是社会地位的象征,”仰光某社会企业家组织的一位干事 Phyu Hninn Nyein 这样对笔者说,“拥有智能手机的人可以一直拿着它到处炫耀。现在,每个家庭至少有一部智能手机已经是很正常的了。有的人家里有许多部。”

  2009 年在军政府的控制下,缅甸的手机 SIM 卡需要 2000 美元才可以购得。那个时候缅甸人口中只有 1% 拥有手机——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这个比例在全球手机普及率排名中,只有北朝鲜比它低。即便到了 2013 年,购买 SIM 卡仍旧要花 250 美元,远超过大部分本地人能够承受的水平。缅甸的平均工资水平不到 200 美元/月。

  一年前,两家外国公司开始在缅甸以 1.5 美元的低价出售带数据传输功能的 SIM 卡。市场需求庞大。

  从此以后,中国生产的低端安卓智能机在该国随处可见。驱车沿着城郊的伊洛瓦底江三角洲 (Irrawaddy Delta) 前行,可以看到在建中的手机信号塔到处都是,在浅绿色的水稻田上拔地而起。缅甸政府预计该国 80% 的人口将会在本财年末也就是明年三月 31 日之前,拥有移动电话。

 农业、医疗和灾难救护

  智能手机网络覆盖范围的扩大,不仅为个人生活带来了方面,同样也有助于农业、医疗和灾难救护,尤其缅甸是一个灾难频发的地区。

  八月,缅甸暴发洪水,至少有 100 人死亡,超过 130 万人的生活受到影响。有了移动电话的通讯功能,营救者可以更容易地定位洪水被困人员 —— 2008 年,纳尔吉斯风暴 (Cyclone Nargis) 引发的洪水,死亡人数超过 13 万。

  “我见到过很多使用智能手机进行的营救行动,”Phyu Hninn Nyein 这样说道。

  与此同时,缅甸农民中智能手机用户的数量越来越多,也在帮助该国的农业向前发展。

  Phyu Hninn Nyein 就职的社会企业家组织就在试验一种手机 app,能够让农民在需要的时候和农业专家取得联系,获得参考资料。该组织还开发了感应探测 app,能够获得土壤湿度数据,并且显示作物面积的实际大小。

苦乐并存:智能手机如何能够改变一个国家.jpg

  “精确核算技术正在美洲、欧洲和澳洲的农田上推广,”该组织联合创始人 Jim Taylor 说道,“我们希望看到同样的应用成果出现在缅甸的普遍农民身上。”

  2000 年缅甸在世界卫生组织医保服务发展的排名中在最末位,但是智能手机带来了令人鼓舞的转变。Maymay 是一个获得巨大成功的手机应用,这个词在缅甸语当中是“母亲”的意思,该应用为用户提供基于月份的孕期指南和医生指导。

  对于社会问题的挑战

  但是,缅甸人也同样面对着智能手机——和社交媒体——快速普及所带来的挑战。

  人们在网上分享一些东西,但并不真正清楚会带来什么后果,缅甸裔美国籍作家、博客作者 Kenneth Wong 这样认为。“有许多假的东西——我见过有PS处理过的图片——有经验的网络用户能够分辨出来的?? 不合法的东西。”

  缅甸的佛教领袖维拉督上师 (Ashin Wirathu) 在 Facebook 上散布的言论被广泛认为是去年多次反穆斯林集会的原因。

  “曾经有一个未经证实的谣言,说一个女佛教徒被某个信仰穆斯林的茶店老板强奸了,”Wong 回忆说。一个“可疑的”消息源发布了这起谣言,他说,接着“人们就开始在网上分享。”

  在维拉督上师分享了他的观点之后,事件“变成了病毒式传播,几乎就在同一天晚上,那家茶店遭到了冲击。”Wong 这样说道。

  《华尔街日报》的报道称,两人在暴乱中丧生,一位男性佛教徒,一位男性穆斯林。

  “我很尴尬,”Wong 继续说,“我长大的国家,曾经我以为这里的人们以好客和包容著称,那一次我看到了另一种不同的缅甸人。”

  缅甸社会著名人士挺身而出,希望能够教育人们如何对待社交媒体的威力。2014 年,缅甸博客作家、曾经是政治犯的 Nay Phone Latt 发起了一次宣传活动,称之为 Panzagar,意思是“花的演说”,为的是促进缅甸的互联网用户去思考他们在网上的言论所带来的后果。

  该宣传活动鼓励人们将一束花放在嘴边,拍一张自拍照。Facebook 也参与其中,推出了 Panzagar “表情包”。该网站表示,缅甸每周有数百万该表情被分享。Facebook 表示这是他们第一次希望通过表情包来实现社交变化,该网站还针对缅甸推出了一系列消息举报选项。

  四月份,穆斯林罗兴亚 (Muslim Rohingya) 活动家 Wai Wai Nu 在 Facebook 发起了一个名为 #MyFriend 的宣传活动,参与用户会发布一张与不同宗教或种族朋友的合照,再给照片打上标签。

  除了增进包容理解之外,缅甸人还利用社交媒体促进政府执政开放透明,该国民主制度尚处于早期,2010 才刚刚完成军政府过渡。人们在社交媒体上讨论政治议题,报告他们目睹的不公平现象。

  缅甸 25 年来的首次大选,于在 11 月 8 日举行。“公民记者曾经被认为是难以想象的,如今已经变得可能,”Wong 这样说,“人们在社交媒体上传缅甸当局滥用权力的视频证据。这种事情在我长大的时候,从来没想过会成为现实,也不认为人们敢去这么做。”(原文来自 NPR,本文由虎嗅编译。)

标签: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