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推国家创新战略 聚焦城市智能

2015-07-17 09:07 来源: 环球时报
浏览量: 收藏:0 分享

  6月30日,意在成长为“智能农业的麦加”的世宗创造经济革新中心举行揭牌仪式,这是韩国“创造经济”的第14个据点。此前几天,旨在打造韩国版“硅谷海滩”的济州创造经济革新中心成立。这类据点有韩国“硅谷中心”之称,按照规划,有17个据点的整体版图将于7月完成。有报道称,7月15日,第15个据点将在蔚山开馆。过去几年,韩国经济持续低迷不振,以财阀为主导的经济模式显露衰竭迹象,作为韩国首位受过系统工程学训练的总统,朴槿惠想通过“创造经济战略”找寻经济发展的新引擎。创造经济代表着新的文化、更多的新兴公司,对此前景,有人期待,也有人担心创新结果能否如人意,因为韩国经济的命脉仍掌握在大财阀手中,而在韩国传统文化中,“大企业是国王,小企业是仆人”。

  走进济州“革新中心”

  “在美国的圣莫尼卡,在印尼的巴厘岛,类似的‘硅谷海滩’正在快速成长为革新型创业区域。济州在文化、软件、能源新兴产业方面也拥有巨大的潜力……(要)把济州打造成世界一流的智能观光岛和能源自立岛。”6月26日,韩国总统朴槿惠出席济州创造经济革新中心开馆仪式时说。此前,她已12次出席此类中心的启动仪式。

  济州的硅谷梦,这里有梦想者,有筑梦师,也有圆梦舞台。记者日前走访了该中心,1924平方米的空间设置了人才图书馆,新兴企业入驻空间,开发、测试实验室和支援运营事务室等,宽敞的工作空间,明晰的职能分区,电脑、书籍,还有玩偶……

  “坐飞机入境济州岛,在机场购买一张旅游通信SIM卡,只需选择相应国家语言,线上简单注册激活,填写年龄、收入、旅游倾向等基本信息。行走在济州岛,除了正常的通话、上网功能,终端将为每位游客打造属于自己的个性旅游计划……”济州岛旅游通信方面的创业代表林相泽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现今智能化的定制服务已成为一种潮流,旅游也不例外。他和创业伙伴的这一构想已基本完成研发,正进入落实阶段。资金和技术平台方面,政府和IT巨头DAUMKAKAO为其提供支持。

  像林相泽一样,怀揣激情和梦想的创业者有很多。济州创造经济革新中心负责人田政桓对记者表示,该中心已经并愿意继续为这些企业和个人提供舞台。为发挥济州特色,中心通过网站进行募集和选拔,主要涉及文化、旅游等领域的企业。中心刚起步,入驻企业已有20多个。田政桓说,中心旨在将济州岛打造为集工作、休养、文化为一体的“融合创新岛”。此外,为在2030年前将济州打造成无碳岛,将对电动汽车、可再生能源的测试和落实提供支持。

  据介绍,当地政府将和18家IT企业共同筹集并运营1569亿韩元(1元人民币约合184韩元)的基金。另外,济州也将启动打造资源地图和生物物种数据库的事业,积极将济州的绿色资源作为化妆品原料。9月,太平洋爱茉莉集团将提供1000亿韩元资金,支援建设济州创造经济“第二中心”,进一步激活与韩流化妆品相关联的旅游产业。

  大田打造城乡智能共生试点

  农民尹昌富在世宗市种桃子进入第10个年头。往年,因害怕雨水浇坏桃树,每到收获季他就忙得不可开交。今年,他却和家人悠闲地出门旅行。现在,不论人在哪里,只要他在智能手机上简单按几下,就可以远程管理塑料大棚。智能技术带来的便利不局限于农户。在世宗市郊区的一个村子,一直饱受小偷频繁出没之苦的居民对新设置的智能监控系统表示欢迎。这是城市与农村的智能共生、智能农村未来的景象,是SK集团支持的大田创造经济革新中心的试点成果。

  大田革新中心成立于去年10月,8个月来,中心销售额达15亿韩元。《环球时报》记者走进大田创造经济现场,首先看到可供多人开会、宣讲的会议空间。这里的装潢有些“非主流”,绿色的地毯,红、蓝、黄、紫等色彩构成的桌椅和墙壁,外围是一排彩色的榻榻米沙发……“我绝不言弃。我只是发现了1万种行不通的方法”——窗户上贴着这样的标语。

  大田创造经济革新中心负责人任钟太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大田没有表现出鲜明的产业集群特点,但结合SK集团特点,通信技术、智能产业成为发展重点。他说,以“模仿经营”为目的来访,或参加“创意改革培训”和试制品制作培训等,也成为该中心的一大特色。

  “光照到传感器上,相关显示器上的图像会波动。将传感器设置在不同物质上,会呈现不同效果。例如,今天空气中污染程度如何,牛奶是否变质,苹果多甜,都可以根据传感图像结果进行判断”,一家智能产业的企业代表崔炳日向记者现场展示了融合Nano技术和软件的超小型光谱传感器的工作方法。他告诉记者,技术开发后,受公司规模影响,调研、营销,进入市场,将技术商业化,可谓困难重重。入驻中心后,情况反转,今年下半年,产品将投入商用。

  大财阀,助力还是阻力?

  大田和济州的革新中心是韩国试图打造的17个据点中的两个。从2014年9月三星支持的大邱革新中心成立至今,这一版图已大致完成。这些“中心”的特点是依托大企业,因地制宜,组建“定制创业生态圈”:在韩国晓星集团支援的全罗北道中心,农业、生命和碳素产业是核心;以化妆品、太阳能模块出名的忠清北道,与LG集团强强联合;由NAVER集团主导的江原中心,核心是培养大数据产业;由工程机械巨头斗山集团主导的庆南中心,主要是发展尖端机械和水产业……

  韩国出台如此规划是有原因的。过去20多年间,韩国多次出现“风险企业热潮”,但一直没有取得显著成果。面对经济低迷的局面,2013年,朴槿惠政府提出创造经济战略,在17个广域市或道地区设立革新中心是重要一环。

  韩国《电子新闻》称,以革新中心为据点,政府要建设韩国版的17个硅谷。韩国《先驱经济》说,为了活化创业,培养未来增长产业,动员国家力量是重点。创造经济是韩国从萎缩增长体制向创新主导的发达国家型结构转换的突破口。

  有分析称,朴槿惠希望催生更多初创企业,缓解对少数大型企业集团的依赖。西班牙《国家报》12日一篇题为“韩国转变经济模式寻求成为硅谷”的文章称,以财阀为主导的韩国经济模式已出现衰竭迹象,这些财阀公众形象大不如前。朴槿惠的“创新经济战略”希望新企业发挥关键作用,“韩国的创业公司正在蓬勃发展”。

  不过,舆论不乏思考。韩国《世界日报》称,政府标榜“创造经济”已超过两年,有批评指出,阻碍研发的壁垒依旧,而政府体制支援也背道而驰。创造经济并不是总统说一说、政府部门拍拍掌就自动成形的。

  实际上,很多分析对韩国大财阀最终能发挥什么作用表示怀疑。韩国《韩民族新闻》评论称,大型企业根据地区特色推出相应的投资计划无可厚非,但从目前情况看,像是按计划作战,被动前行。此外,地方政府联手以该地为“主场”的大型企业,这种创造经济模式也有些问题。

  新加坡《海峡时报》称,尽管目前显露的迹象喜人,韩国经济的命脉仍掌握在大财阀手中,它们财大气粗,能够吸引顶尖人才。“即使在韩剧里,主角也总是财阀的儿子,这是韩国商业生态扭曲图景的反映”,韩国初创企业联盟常务董事林荣旭说。

  “等级和习惯是韩国企业生命非常重要的部分”,英国《金融时报》援引韩国蔚山科学技术大学一名教授的话说,“到最后,那些拥有优秀创意的小企业都会被大企业收购,剩下的不会是真正优秀的企业。”“在韩国传统文化中,大企业是国王,小企业是仆人”,入驻大田创造经济革新中心的一个制造商创始人表示,“但我认为情况在发生变化,变得更好。”

  在韩国政策制定者看来,创造经济势在必行。韩国青瓦台经济首席秘书安钟范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创造经济战略将中央、地方政府、大企业和风险企业、中小企业紧密联系在一起,这不仅能给韩国自身带来新的增长点,对于双边合作、地区经济也发挥重要作用。韩国加入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韩中签署自由贸易协定,相信韩国创造经济在此将会发挥一定补充作用。

标签: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