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桌论坛:数据确权与数据要素市场化

2020-12-18 17:24
浏览量: 收藏:0 分享

2020年11月26-27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北京国脉互联信息顾问有限公司、舟山国脉集团联合主办,国脉研究院承办的年度改革创新研讨盛会(第16年)——“2020智慧中国年会”在北京隆重召开,以“十四五前瞻与智治社会建设”为主题,来自全国部委、省、市、区县电子政务、智慧城市、大数据等领域的主管领导、行业专家、企业代表、主流媒体等齐聚一堂。


本文系海南省大数据管理局副局长吴成先生,北京市大数据中心数据开放部负责人穆勇先生,DAMA中国专家、国脉研究院副院长田景熙先生,国脉研究院战略研究员、博士后黄咏梅女士,国脉互联华南区总经理、广东国脉CEO江皇谅先生于11月27日上午在“2020智慧中国年会数据治理与数据要素市场化” 高级专家研讨会上的研讨,由DAMA中国区主席汪广盛先生主持。


图片


汪主席:下面这个环节,由我来主持,我们来讨论一下关于数据确权与数据要素市场化的一些问题,我们有请其他几位嘉宾上台。田老师你最后一个上来,我首先问你一个问题。田老师是我们DAMA非常资深的一个会员,我们DAMA最初2007年在国内开展活动,田老师就是我们的一个资深会员了。田老师对咱们这个DAMA数据管理知识体系非常的熟悉,从我们数字化生产要素这个角度来讲的话,你觉得数据管理应该起到什么作用?

 

田教授:我们做任何事情都有三个层面:本体论、方法论和工具论。在我们讲电子政务的时候,电子政务本身有多大,它的范围领域有多深,以及电子政务的治理面有多广、治理层级有多深等,这就属于本体论。


第二个从工具的层面,我非常同意刚才汪主席提到的,我们现在工具对于现在电子政务的支撑是远远不够的。比如说电子政务搞了这么多年,但国家连电子政务的主题词标准都未制定并正式发布,电子政务指向性的资源体系架构都没有出来。再如我们的计算机辅助政务编目、计算机辅助命名、计算机辅助标识、计算机辅助分类以及计算机辅助资源梳理等这些工具都还没有。所以我们现在在电子政务领域资源的本体论和工具论两大方面都面临很大问题。而DMBOK系列是方法论层面的理论,如果说方法论一骑绝尘了,但是基础上面的本体和工具这两个环节没有做好,这是一个问题。希望十四五期间,起码这个方面能够有进展和突破。

 

汪主席:谢谢田老师。穆总刚刚讲了政务数据要有系统化的思考、体系化的建设等等,我们也有一套知识体系,你当年没有考虑一下我们DAMA这个知识体系吗?


穆勇总:其实我们觉得数字政府整个体系里面是包括了业务、数据、技术、平台等各个方面,其中也包括了数据,可能在这方面是整体参照你的数据架构,这是一个方面。另外一个方面,数据架构里面的体系化,数据治理是核心内容、是最重要的部分。数据治理在整个电子政务的数据体系架构重中之重。但是只有数据治理体系是不够的。还要有其他部分数据要能够共享、交换、可用。


汪主席:穆总,其实我还有很多问题,但是别的问题我不问了,我再问你一个问题请教一下。前一阵子我们去了大兴,大兴的区领导讲他们要做跨境数据交易,我说你们为什么要搞这个跨境数字交易,他说是因为大兴机场在造。对于这个跨境数据交流,北京市政府下一步具体的计划和考虑是什么呢?

 

穆勇总:(我们)已经发了两个“两区”建设的文件。自贸区和服务业扩大开放示范区建设中数字经济是其重要内容,跨境数据流通是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存在一个数据安全问题,另一个是个人数据保护问题。一些发达国家对于个人数据保护的要求和技术标准比较高,而且最后要去除本地化存储,使数据能够自由流动,不光是数据标准方面的对等还有执法权的对等,这方面的难度非常大,还需要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汪主席:我现在知道包括粤港澳一直在做那一带的跨境数据交易,而广西、云南最近也在考虑东盟的跨境数据交易,上海、海南等也在做这个跨境数据流通的事,有点小竞争。北京作为首都,肯定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希望北京能够胜出。


黄博士,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就是数据要素作为未来新的一种生产要素,如何推进国际国内双循环发展格局的构建。

 

黄咏梅:谢谢汪主席。今年是十三五的收官之年,也是十四五的谋划之年。实际上,双循环发展的新格局已经成为十四五规划的一条主线和核心逻辑。国内大循环核心是要发挥国内超大规模市场的优势,构建完善的内需体系,这个内需体系不仅仅是居民消费和投资,而且还包含企业和政府的消费和投资。我们都知道,终端消费是推动上游产业链变革的重要力量,在高质量发展的背景之下,终端消费和投资主要体现为消费升级和高效的投资。比如说这次疫情期间,出现的无接触配送、不见面服务、产地直播、直播带货等,现在据说包括看房、室内设计等都搬到线上了,这其实都是消费升级的具体体现。这些消费升级不只推动了消费经济发展,更重要的是它能够促进和推动数字化从消费环节向制造业这个生产环节转移,这样就会推动形成完整的产业链、销售链和价值链,完成国内大循环。未来随着十四五规划的落地和一系列激励政策出台,终端消费将衍生出数量更为可观的创新需求,而这些产业链的升级完善,不仅能优化国内生产要素配置,更重要的是能够驱动国际化生产要素配置。因为我们现在的经济经过了四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已经紧紧地和世界经济联系在一起了。现在都在谈脱钩,实际上我觉得即使和美国脱钩,也不能和欧盟地区完全脱钩,即使和欧盟地区完全脱钩,也不能和亚太地区脱钩。内需的释放需要国际产业链的推动,产业的技术进步更是需要国际竞争和合作。数据要素市场化能够推动国际国内两方面,是推动双循环格局形成的新引擎、新动力。


汪主席:谢谢黄博士。吴局长你好!我们说,在美国真是好山好水好无聊,在海南真是好山好水好丰富啊。我一直在想今年春节准备带我妈到海南三亚去过年去。海南省在数据治理这方面确实取得了举国瞩目的成绩,我以前认为只在比如说浙江、上海、贵阳之类的一些地方,最近真是听到越来越多的海南省在这方面取得的巨大的成就,你能给我们大家分享一下海南到底是怎么一个做法,特别是在政务数据共享这方面。

 

吴局长:汪主席过奖了,我们海南数据共享的水平确实得到了很大的提高,不过还存在一些数据质量的问题。我们确确实实地开展了一系列的工作,也取得了很好的成效。


第一个措施是省委省政府做的很多工作。2017年海南省政府专门下发了《海南省信息整合共享专项行动的实施方案》,方案里面明确以共享为原则,不共享为例外,不符合共享要求的具体化项目不能批,因为管理层、治理层行政审批是很重要的一个抓手,这是第一个措施。


第二个措施是组织领导的加强,我们省政府专门成立了以省长为组长,各副省长为副组长的大数据工作推进领导小组,具体负责网络信息共享监督工作,这都是我们省政府文件里面明确的,就是省直各部门、各市县的政府第一把手,作为我们各部门各市县的信息全共享的第一责任人。还有我们创新的体制机制,海南省实行了信息共享目录负面清单,各部门提出不予共享的信息化目录,要通过我们省大数据管理局汇总,对问题进行审核,那么负面清单以外的就必须要跟我们共享服务平台进行共享。这一系列的制度创新,推动力度还是比较大。


第三个措施就是强化绩效考核。我们每年都由省大数据管理局对各部门信息整合共享工作进行考核,考核的结果要纳入各部门年度绩效考核评分。省长亲自部署,拿出5分的比例放在绩效考核里,力度很大。


最后一个措施是技术层面的措施。信息共享交换平台全省统一,构建了信息共享目录的管理业务系统,跟每个共享过来的数据进行挂线,有共享的需求推动,然后有共享目录,就可以调动我们的数据共享。


所以说这一系列措施实施之后,我们省的数据能力得到了很大的提升,我们这项工作还在持续的推进,希望我们共享的数据质量还能够不断地提升。


汪主席:这个做的真的非常好,因为数据治理这样的工程肯定是“一把手工程”,但我真的没想到省长亲自挂帅,而且还进行了考核机制,这个力度真的非常大。


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一下,就像北京的大兴,上海的临港,现在加上粤港澳都在做数据跨境交易,这里还是有点小竞争,海南有自己得天独厚的优势,你怎么看待跨境数据交易这个事情。

 

吴局长:海南自贸港方案里多次征求意见,数据跨境流动,这个是我们省网信办和大数据管理局在推动实施标准的制定、规范的起草,都在有序推动。我们海南作为跨境数据流动的一个试点省份,我认为我们有比较好的数据共享的基础,有比较好的数据归集共享机制。我认为跨境数据流动可以作为中国很多企业的一个卓越领先平台。

 

汪主席:谢谢。在座的各位,这个领域在未来的几年真的是商机无限。我下面这个问题是给江总的,我们刚刚也一直在讲,很多专家也都提到了,就是数据的价值释放离不开定价机制,那这个定价机制要跟特殊的应用场景联系起来,数据用起来才会有更大的价值,那在推动行业数据应用方面有哪些典型案例和经验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

 

江皇谅:谢谢汪主席,今天听了很多专家的发言,也学习到了很多。数据要素市场是我们公司近两年的研究重点,我们也做了很多探索。刚刚汪主席的问题包含了很多方面,一个定价,一个数据的行业应用。那其实定价这方面刚刚孟老师已经讲的很清楚了,包括成本、知识产权、收益,通过组合的方式形成定价,时间关系我就不展开来讲。那么讲到数据行业应用,一个是跨行业的数据应用,一个是行业内的数据应用。


跨行业的数据其实目前已经有了很多,特别是运营商、还有刚刚讲到的一些互联网的企业有很多这方面跨行业的数据应用。像运营商联通向保险、金融企业提供企业方面的信息,在探索数据交易方面已经有一些进展。那么接下来我估计跨行业的数据交流会越来越多。


行业内的数据应用就非常多了,归纳总结起来有十大行业:银行证券、保险、教育、医疗保健、通信媒体与娱乐、制造业与自然资源的开发、零售和批发贸易、交通行业、能源与公共事业、政府决策分析。这几个就是目前行业内应用最多的。比如说,银行里有人专门分析资产,为了了解客户,减少欺诈,银行也会做一些反洗钱之类的企业风险管理的数据管理应用。又比如说保险公司,在车辆、医疗方面是有非常多的应用。像我们公司之前在给某交通运输厅做智能监管,这其中有部分就是跟保险做数据交易,做相关的汽车运行方面的一些数据。数据共享给保险公司之后,能不能为车辆跟企业提供相关的智能设备,做一些这方面的应用,可以降低交通事故的发生量。


汪主席:谢谢。刚才我问了田老师第一个问题开始我们今天的讨论,那我最后也以问田老师的最后一个问题来结束我们今天的讨论。田老师,这个顶层设计非常的重要,你怎么理解的能跟大家分享一下吗?

 

田教授:我们电子政务做了这么多年有三个层面,战术层、战役层和战略层。战术层如“最多跑一次”、“不见面审批”等这样的便民、提效、加速等工作。战役层是更大的一个范围就是垂直与系统性应用,如信用、交通、互联网+监管、“三清单一目录”等方面,变成一个垂直的战役应用覆盖。最上一层为战略层,而十四五期间,电子政务将向G2G2B2P2C(政务间+政企间+政府与公众间+政府对公民个体间服务)的一种多业务系统融合模式。这需要形成6种能力:第一个就是全局资产汇集和管理;第二个是全局资产观测能力;第三个是电子政务全领域能力;第四个是全社会资产生态能力;第五个是社会、经济、教育、文化这些资产的增值能力;第六个是全方位产业支撑。我觉得顶层设计是在我们这些需求开始之后在开始考虑规划、考虑驱动。

 

汪主席:好的,谢谢各位领导,谢谢大家。


标签:

责任编辑:xuxiang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