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误读的智慧城市 烧钱式建设何时休?

2017-09-05 11:45 来源: 《经济》杂志—经济网
浏览量: 收藏:1 分享

  智慧城市的建设,得到了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的高度重视,许多城市把建设智慧城市作为未来发展重点,并给予了丰厚的经费支持。可在经费充裕的情况下,智慧城市建设速度却十分缓慢,问题出在哪里?智慧城市何时真正实现?

  投资超万亿

  2017年中国智慧城市建设现状调研及发展趋势走势分析报告显示,目前,我国已经先后发布了三批智慧城市试点,涉及500多个城市,并已经出台了相应的规划,计划投资超万亿元。

  国家发改委和财政部PPP专家库双库专家、住建部中国建设会计学会PPP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现代集团总裁丁伯康在接受《经济》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国家设有专项的信息化基金,也会划拨到各个地方,但还没有全国性的智慧城市专项基金。“在资金方面,国家仍在不断加大智慧城市的投入力度,特别是在公布了智慧城市试点的通知后,在住建部牵头下,国开行就率先提出了为智慧城市项目提供不低于800亿元的投融资额度,之后又有两家商业银行表示将提供不低于国开行的授信额度,支持智慧城市建设。”

  在“十三五”期间,随着PPP模式在全国不断推广使用,互联网企业争相发力智慧城市建设,再加上政府部门掌握的大数据资源不断放开,我国智慧城市建设进程正在持续加速。于是,业内就出现了对智慧城市产值过分良好的预估。

  但是,众所周知,资金问题一直都是智慧城市建设的痛点,北京易华录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高辉在接受《经济》记者采访时说,各地区政府都对智慧城市建设有一定的资金扶持,还有一部分是采用PPP模式进行与社会资本的合作。对于智慧城市投入资金的比例,各省份多少不一,这与当地基础设施建设和经济发展水平有关。

  资金落实难寻查

  上海市经信委副巡视员陆琪告诉《经济》记者,自2009年开始,上海就全面开始建设智慧城市,但从实际结果来看,在政务管理、城市交通与医疗等领域,智慧城市虽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是离预计效果相差甚远。

  公私合营模式(PPP 模式)

  公私合营模式(PPP 模式)图解 《经济》制图

  记者同时也联系了其他相关城市的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专门询问智慧城市专项资金的使用情况。多地表示,智慧城市专项资金下发后的资金使用情况是由相关部门自行安排。

  随即,记者挑选了部分地区各委办局其中的水利局进行集中采访,询问是否在建设智慧水利系统,如有建设,政府是否有下发专项资金。其中,北京、福建和深圳水利局的工作人员均表示有智慧水利的建设,政府也会有相应的资金投入,但他们在资金投入过程中,并没有严格区分具体哪部分是用于智慧水利建设,简而言之,在智慧城市专项资金使用过程中,难以进行有效统计。而记者在上述各地的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官网的公开数据中,也并没有找到智慧城市专项资金的使用情况报告。

  记者在查看各地区建设智慧城市政府资金投入的过程中发现,在有智慧城市专项资金投入的地区中,宁波是为数不多公开财务计划的地区之一。宁波市早在2010年就根据相关文件精神,设立宁波市智慧城市建设专项资金,根据项目实施的绩效情况,确定若干个补助项目,分别给予10万元至100万元的资金补助。

  针对其他城市资金不透明化的现象,丁伯康告诉《经济》记者,由于智慧城市涉及范围十分广泛,政府出资的部分会在各委办局申报项目通过后分发给相关部门,而且在各部门执行使用过程中,并不能明确投入的产业是否归属于智慧城市项目,例如,在水利部门建设水利工程时,并不能明确哪部分资金是用于智慧化水利项目,哪部分资金是传统水利项目。

  但从效果来看,很多市民反映,并没有感受到真正的智能化。记者通过采访,发现市民对于交通的智慧化的体验效果尤其不满意。众所周知,智慧交通是智慧城市的重要领域之一,但是智慧交通的建设仅仅停留在大数据库的建设中,对于普通民众来说,解决堵车、停车等问题才是迫在眉睫的事情。但从目前来看,堵车仍旧是城市交通的一个软肋,GPS中所谓的智能应用也只能提供道路情况和为用户提供不同选择的道路,对于拥堵本身来说,根本感受不到智能化的解决方案。

  被误读的智慧城市

  众所周知,由于智慧城市建设涉及领域多、覆盖范围广,落地并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相当长的时间。丁伯康认为,目前智慧城市虽然曝光率有所降低,但热度并未明显减退,国家层面的政策,如《互联网+政务服务实施方案》《政务信息资源共享管理暂行办法》《政务信息系统整合共享实施方案》《国家电子政务总体方案》等一系列政策文件,还在陆续出台并有意逐步规范对智慧城市的建设与信息共享。另外,不少地方还在积极建设智慧城市,只是目前存在怎样落实规划的问题。

  中国智慧城市经济技术合作组织执行秘书长朱德东在接受《经济》记者采访时认为,智慧城市的政策在两三年来一直在变,所以各个企业都在找转型和生存的点。尤其这两年,企业和政策的关联度十分高,如果跟不上政策的节奏,企业就很难生存。

  他认为,智慧城市之所以“过火”,是因为在刚推出时,社会各界均认为这是一个空前的平台,任何事情能和智慧挂上钩的都能提高其附加值,并且能够马上有项目做。但在接下来实施的过程中却发现,他们心目中所想象的智慧城市和老百姓真正想要的并不是一个概念。“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在智慧政务里,我们经常听到‘一站式’办公这个名词,这个‘一站式’办公也推了很长时间,但要想真正实现智慧政务,就需要工商、税务、公安、环保等各个部门的统一协调,并且各个税口都要放开。在推进过程中一般都会遇到出口由谁掌握的问题,是要划给公安部门管,还是划给财政部门管,这就很难界定,再加上万一数据泄密,谁来承担的问题,所以目前有的地区也只能停留在大数据采集上。”朱德东说。

  中国科技市场协会PPP产业指导委员会常务会长兼秘书长单光暄在接受《经济》记者采访时表示,PPP模式是建设智慧城市最重要的投资方式之一。有些地区智慧城市建设困难的原因也多在于社会资本身上。单光暄认为,PPP项目中的社会资本首先考虑的就是投入和产出是否成正比。“很多企业在没有完全看透智慧城市里面的每一个板块究竟能给企业的发展带来什么好处,能不能为企业带来盈利时就盲目投资,失败后就认为智慧城市不可能实现,但这是片面的。”

  国务院参事、住建部原副部长仇保兴曾在接受《经济》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很多人误读了智慧城市,很多人从一开始就没有搞清楚智慧城市到底是什么。“智慧城市实际上是一种新的城市公共品,它不能单独成为一种城市形态,必须要与传统公共品相结合。智慧城市就是要叠加多种新旧公共品进而推进城市发展,就好像过去我们的城市就是一个物理空间,现在有一个虚拟空间能够附着在物理空间上,并能够叠加起来起到增加其功能的效果,这种结合就是对智慧城市应有的认知和体验,民众之所以很难用肉眼直接看到智慧城市的改观,就是因为目前的体验基本上是在网络上存在的。”

  但值得一提的是,智慧城市的建设却在“退热”后有条不紊地推进,今年的发展速度明显增快,尤其在物联网和互联网金融领域,改观尤其明显。“互联网+”和二维码的运用是最贴近民众智慧化生活的两个体现,城市共享经济和人工智能体验也在改变着人们的衣食住行。

  朱德东认为,从今年开始,全国智慧城市建设才刚刚起步,而且是从理性的角度来起步。站在企业的角度来看,很多企业已经用理智的态度去面对智慧城市建设,把智慧城市作为一种手段来找到企业的盈利点和与其他相关企业的互动点。

  丁伯康也认为,智慧城市正在回春,他认为智慧城市概念的提出主要是想提高信息的综合效率与共享效果,但智慧城市并不是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一些长期存在的管理问题、体制问题,也不是简单的通过智慧城市建设就能够立即改观的。这需要各部门的密切配合,从思想认识上、从体制和管理上,协同和配合才能解决。特别对于影响面大、暴露问题快的如智慧交通、智慧救灾以及智慧环境等,虽然实施的必要性与可能性很大,但是跨部门、跨地域的协调、配合更加重要。

标签:

责任编辑:xuxiang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