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川建成国内首个互联网医院产业基地

2017-04-01 09:04 来源: 智慧城市网
浏览量: 收藏:0 分享

  在医疗资源汇集的大城市,你可能对互联网医院的便利感觉不深,但是在医疗资源相对匮乏的城市中,智慧医疗是将医疗资源最大限度地放大,它的出现可能会挽救一个个家庭。

  3月19日,“春雨医生”、“北大医信”等15家互联网医疗企业与银川市政府签约,正式获得互联网医院资质,进驻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基地。至此,加上之前入驻的“好大夫”、“微医”,银川市的互联网医院已达到17家。同时,银川还出台了若干扶持互联网医院的政策,成为国内第一个关于互联网医院管理较为完整的系统监管体系。

  以大数据、“互联网+”新技术为依托,银川建成了国内首个互联网医院产业基地,为国内城市“互联网+医疗”的推进进行了有益尝试。

  在家门口看上病少花钱

  家住银川市的夏天天出生10天,皮肤就出现凸起,还是红色,医生诊断是患上了血管瘤。经过各种治疗,6个月后情况没有明显好转,医生建议到北上广的大医院去看看。而听说了银川互联网医院能对接到权威专家来银川做手术,夏天天的父亲就试了试,竟真的联系上擅长诊治血管瘤的专家——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口腔颌面—头颈肿瘤科主任医师郑家伟,并完成了在线诊断。

  夏天天的父亲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按照到上海10天的就医成本来算,两个人飞机到上海往返最少要6000元,住宿费3000元,餐饮费1000元,再算上误工费1500元,至少要花11500元,还不包括挂黄牛号的费用等。

  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平台监测的数据显示,平台运行3个月以来服务银川地区的患者数达5221人,其中仅北京、上海两地的专家,就服务了1050名银川患者。在线就诊的疾病约10%是复杂、疑难疾病。

  那么,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到底节约了多少看病费用?“好大夫在线”CEO王航说,根据2016年人均诊疗费用估算,仅这1050名患者在医疗费用上就至少节约了1000多万元,而在交通、食宿、误工等非医疗费用上,还节约了700万元以上。

  根据2016年出版的《中国卫生统计年鉴》,综合公立医院门诊病人单次诊疗费用200到300元之间,其中近一半是药费。而在互联网医院平台,单次平均诊疗费用不足100元。

  “看病难、看病贵是医疗行业供给不足的表现,看病难显示出医疗资源供需整体上还存在较大缺口,看病贵除了存在因短缺而形成垄断收费因素外,医疗资源分布不均衡而增加的非医疗费用也是一个重要因素,中西部地区病人到北上广大医院寻医治疗的费用中,吃住行等非医疗费用占整体费用30%到50%左右。”银川市副市长郭柏春指出,互联网医院的出现可以有效缓解这个问题,北上广等地医生加入互联网医院进行多点执业,等于整合这些医生的碎片时间,再造了2到3倍量的医生资源,增加了医疗资源的供给。同时,这些优质的医疗资源通过信息技术下沉到医疗资源比较匮乏的中西部地区,方便了当地居民,也省去诊疗、治疗过程中的非医疗费用。

  在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医生通过在线诊疗、家庭医生、疾病咨询等服务,把劳动兑现成了阳光收入。运行3个月,注册“好大夫在线”平台的医生数量也增加了6866人。实践表明,医生的阳光收入在增加,患者支出却在减少。

  今年4月1日起,国家卫计委发布的《医师执业注册管理办法》将开始执行,医生跨区域多点执业注册得到开放。这将促进优质医疗资源的合理配置,让互联网医院吸引更多的优势医疗资源。

  宁夏回族自治区卫计委主任马秀珍介绍说,“以银川市为例,我们对线上医师实行跨省备案管理,严格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严把主治医师持证5年以上,以及执业范围和科室标准关口,先后为11000余名互联网医院的医师审批备案,并将备案医师的执业资质信息通过互联网医院官网平台向全社会公示”。

  引领医疗体制改革

  2016年初,银川率先在全国省会城市中将3大类78项审批事项实施“审批改备案”,为银川开展“互联网+医疗”探索打下了基础。2016年12月10日,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正式启动。在网上诊室里,患者可以像使用微信一样,通过文字、语音、图片、视频等不同形式和医生交流,主诊的医生还可以呼叫合作的医生,为患者会诊。“互联网+医疗”的方式帮助银川全面开启了智慧医疗服务。

  据介绍,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成功运行3个月来,经过银川市行政审批服务局备案成功的医生人数达到1.1万人,覆盖全国28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其中,82%来自三甲医院,三级以上医院总计占92%;开通在线执医的医生中,88%为主任医师或副主任医师职称。总服务患者人数达到92万人次。

  这两年,银川市制定了《互联网医院促进办法(试行)》等6项管理和扶持互联网医院的政策。田永华介绍说,这套互联网医院发展管理政策,明确了互联网医院与协议医疗机构、零售药店之间的电子处方互认、安全性以及建立互联网医院执业医师准入、评级及退出机制。此外,银川还将在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包括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站、乡镇卫生院等,设立互联网医院终端窗口,实现互联网医院全覆盖,方便老百姓(42.910, -0.88, -2.01%)看病就医。

  互联网医院作为新兴事物,是一个监管难的“真空地带”。银川市把所有互联网医院的服务器放在智慧银川大数据中心,同时向监管部门开放端口,服务全过程的数据以及患者的健康档案数据,全部存储在智慧银川大数据中心。银川市大数据管理局局长王川介绍说,互联网医院上每一次的健康咨询、问诊、处方、医药电商、会诊、复诊等一系列医疗行为,都留有痕迹,监管部门随时可以抽查。

  中兴(银川)智慧城市研究院副院长巩远波认为,解决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一是靠国家投入,培养更多医生,打造出更好的医疗资源,提高供给能力;二是要靠体制机制改革、新技术的应用,释放出更多的潜力,提高供给能力,就像包产到户激发农民积极性一样。

  “未来,我们更看重银川大数据裂变所带来的前景。因为这些互联网医院虽然注册在银川,但它们的业务面向全国,产生的数据是全国性的。这些数据裂变出的价值不可估量,相信在不久的将来,银川会出现像IBM Watson似的智能机器人医生,这些医疗数据的挖掘会辐射医疗、制药、健康、养老、会展等产业。”巩远波说。

标签: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