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智慧城市建设新尝试

2017-09-26 11:11 来源: 全球智慧城市联盟公众号
浏览量: 收藏:0 分享

  新加坡,这个位于赤道上的小岛在半个世纪前脱离了马来西亚,并且尝试用新的治理的方式,实现了全球金融中心的转变。现在,新加坡正在进行新的尝试,可能会给世界各地的城市带来改变。

  新加坡政府发布了一项名为Smart Nation的计划,通过大量传感器和摄像头来追踪一切事物,比如在禁止吸烟的地方抽烟的人,马路上车辆的数量。

  这些传感器就像是一份周密、综合的计划的触角,可以重新定义城市是如何利用科技来改善社会的,并为政府提供一种全新的监控方式。

  该项目将决定从卡纳加公园到卡尔弗市的通勤方式。但迄今为止,日常生活中仍在大范围地收集数据,这将不可避免地引起那些认为政府监控本身就存在问题的人的隐私担忧。

  新加坡外交部长兼Smart Nation负责人Vivian Balakrishnan在一封电子邮件中提到,“我们希望新加坡成为一个不断尝试、试验新方法的地方,这不仅能让我们的市民和企业从中受益,也有利于鼓励其他城市创造出解决方案。”

  这个富裕的城市国家有自己的一套规则,其安全和效率胜过市民的自由,比如言论自由。(为保证街道的干净整洁,新加坡颁布了口香糖禁令。)

  新加坡拥有自由的贸易政策和受人称赞的教育体系,使其人口规模达到了500万,仅比洛杉矶都市区小三倍,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城市之一。与此同时,新加坡面临着资源有限、人口出生率低、人口老龄化和保护主义日益加剧的现实。

  据联合国估计,到2050年,世界上66%的人口将居住在城市。Smart Nation将起到一定的模范作用,同时它也是生命线一样的存在。

  55岁的Jeffrey Koh是一家咖啡馆的老板,他在报纸上看完这个计划后提到:“如果我们不做出改变,我们就会受到影响。”

  2014年,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公布了数字倡议,称这是与私营部门的合作,有利于推动经济发展,改善新加坡人的生活——包括预约看病时间和支付账单的方式。他想要在今年加大推行力度,所以在其总理办公室设立了一个部门来监督协调各方面的工作。

  新加坡人已经习惯了政府收集大量数据的行为……他们认为这是安全的。——新加坡新闻记者Kirsten Han

  新加坡正在研究可以简化交易流程的无现金支付和数字识别技术。他们还把40多英里的道路用来开发自驾车。

  成千上万的传感器分散在城市各处,有助于根据载客量重新安排公共交通运行路线,监测行人是否随地乱扔垃圾,还可以通过无线传感器追踪老年人在家里的活动,如果这些老年人使用洗手间时遇到意外情况而不能移动了,那么追踪器就会及时通知他们的家人。

  官员们还计划追踪一种传染病的传播情况,以及预测面对恐怖袭击时群众的反应。他们表示,这个系统还在不断发展,该系统将带来的可能性仍然未知。

  斯坦福大学城市研究的讲师Deland Chan说,“我们以前在美国看到过这种类型的计划,但计划涉及的规模并没有达到整个国家的范围。”

  洛杉矶建立了一个数据库,帮助官员找出脏乱差的街道。纽约则使用空气质量传感器来检测汽车和其他污染物带来的影响。美国许多城市已经启动了一些项目来监测交通、有问题餐馆的卫生情况。

  新加坡的系统则更加集中。

  银泉网络(Silver Spring Networks)的联合创始人Raj Vaswani说,“新加坡以自身为例,其相关的案例研究为世界各国各城市提供了参考,人们会想,这些人都能从中获得好处,那我们是不是也能获得利益呢?”银泉网络是一家位于圣何塞的公司,该公司主要负责提供该项目所需的智慧电网产品。

  但是,政府的数字系统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黑客的宝库,里面装满了医疗数据和个人识别码。对于提倡隐私保护的人来说,这足以令人恐慌了。

  总部位于旧金山的数字版权组织——电子前线基金会(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的高级律师Adam Schwartz提到,“如果新加坡收集的数据不是为了识别市民,而是为了监测温度,以及是否存在氡气泄漏,那还可以接受。但如果他们公开收集人群和地点信息,那么这种监视就会令人不安。”

  Balakrishnan是提倡Smart Nation的部长,他说,政府已经建立了一个网络安全机构来实现对信息的保护,并采取了措施来控制信息的使用情况。他还提到,在决定如何处理这些数据之前,新加坡不会建立大规模收集数据的系统。

  但这一举措加剧了发展数字互联城市的紧张感。为了方便和安全,市民应该牺牲掉多少个人隐私?

  新加坡一名激进人士兼记者Kirsten Han说,“新加坡人已经习惯了政府收集大量数据的行为,市民并不觉得中央电视台有多可怕,他们认为自己很安全。”

  新加坡是一个对政府十分信赖的民主国家,五十年内一直由一党执政。1987年,新加坡开国元首李光耀在海峡时报(Straits Times)表示,如果我们不干涉一些私人的事情,社会就不会繁荣发展:你的邻居,你的生活方式,你制造的噪音,你吐的痰,或者你讲的什么语言。

  限制官员干涉个人数据

  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学院院长Simon Chesterman说,“新加坡的立法很少有关于保护个人隐私权利的,因为立法是一整套管理信息流动的工具。”

  未来新加坡的设想图将出现在一个开放式办公室里,办公室的屏幕上会显示出这个城市的三维图像,可以全面显示出这个城市的数据,甚至可以根据这些数据计算出一座公寓里的自行车架数。

  这一特性类似于谷歌地图,是该系统的关键。它可以获取传感器数据,这样官员们就可以设定无障碍坡道的走向,或者模拟从着火的建筑物中逃生的路线。该项目由法国软件公司达索系统和大学、私企共同开发,耗资7300万美元,将于明年启动。

  许多新加坡人相信,这一计划对他们这个独特的国家来说是一项有价值的举措,因为人们愿意接受这些服务,选择自己最喜欢的应用程序。

  39岁的Jeannine Foo坐上了一辆公共汽车,她身后的数字地图就精准地显示出了她的数据,“如果细想一下,其实没有什么是绝对安全的。”

标签:

责任编辑:xuxiangnan